首頁 > 詩詞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作者:由 歷史咖啡 發表于 詩詞日期:2022-06-20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

一笑相傾國便亡,

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憐玉體橫陳夜,

已報周師入晉陽。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李商隱

於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鵷雛竟未休

李商隱平生極少失去姿勢感,除了25歲這個大轉折年。這一年他娶了涇原節度使王茂元的女兒,忽然被原先的牛黨視為叛徒而無故封殺。在他自己看來,這是一種低階的、賤民的手腕,是一種全無雅量、完全無視國家大局的行為。他認為自己與令狐家族交好是出於一種貴族式的情誼。但現實如此低賤——令狐家族視門生為奴僕。

因為李商隱家族可以上溯至唐朝王室旁支,他一直保持著一種貴族精神。在發現了令狐家族只想用他做一個陪讀家奴的時候,他憤怒不已,給令狐綯寫了一份信,明確點出自己想要的是功名——“邇來閣下仕益達,僕固不動”。既然是暴發戶,那麼這就是一筆交易,算是對自己十餘年陪讀的代價,從此銀貨兩訖。但令狐家族並不這麼認為,當得知李商隱竟然娶了王茂元女兒的時候,就認為李已經背叛。

被封殺後也要養家餬口的李商隱只能接受現實,第二年繼續授考,得到了一個縣令職位。這一年他寫下來了《安定城樓》一詩,極盡曲折地吐出苦水。以後他就幾乎再沒有過這種卑賤的心境,即便前途再也無望,他也只是優雅地吐一口口水,《北齊二首》就是典型,他晚年開始用一種精心構思的嘲諷和意象的迷宮,去區隔自己與賤民世界的界限。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唐代拜火教遺蹟

“唐宋轉折”

唐代是一個貴族不斷被擠壓的歷史時期,李商隱、杜牧的詩歌就是這個歷程的活化石。貴族精神不斷敗退,毫無原則底線的賤民思維不斷上升,直至徹底退出歷史舞臺。唐代的精神氣質奠定於北朝的蠻族武士和漢族世家,它湧動出質樸敞亮的青春氣息。但一切都結束於安史之亂後的轉折。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安史之亂

絲綢之路上的國際貿易商團、拜火教社群及滿足僱傭兵、騎士團等等,在一夜之間就煙消雲散,時代的視野開始變得狹小,王室對豪強的猜忌導致科舉制大開上升之門。但這一切帶來的更多是僵化和內耗,因為牛黨並無社稷/國家情懷,他們的典型就是令狐家族。他們對國家的理解水平與市井坊間的販夫走卒一致,認為只是自己致富和提升的大棋局,而不會考慮吃相如何難看。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拜火教遺蹟

這就是日本史學家內藤湖南所揭“唐宋轉折”的本質。它是一個精神下降的過程,從武士/貴族的降低為販夫走卒和田間農夫,唐詩的貴氣與宋詩的鄉間泥土氣就是顯而易見的對比。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唐代娛樂

元和天子神武姿 彼何人哉軒與羲

但生活始終都要繼續。李商隱從抗拒到接受,最後到期待這個轉折能夠掌握在自己內心認同的李黨手上。歷史上少有人把唐憲宗抬到如此之高的位置,可以看到李商隱對歷史有一種天生的直覺,但卻終生受困於牛黨帶到朝堂上的市井邏輯。正值盛年的時候,李德裕開始當國,但短短數年即被貶謫,隨機唐宣宗即位,牛黨重新上臺。黃金歲月就在這個夾縫中無聲流逝。

優雅地吐一口口水,牛李黨爭和李商隱的曲折心境

黃巢起義

在貧病中回首往事,他對令狐楚的感激遠不如對李德裕的期待。但人已老去,他所堅持的信念、所接受的高等級的教育,給他帶來了終身厄運。整個晚唐有太多人像他一樣消磨殆盡,直到最後一個同病相憐的李振在暴怒之下投向朱溫,最終毀滅了這個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