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法

牧之野:我不太喜歡

作者:由 秦安戰略 發表于 書法日期:2023-01-17

什麼事是廣喜

【編者按】本文為作者授權,“秦安戰略”獨家原創刊發,轉載自公眾號“

之乎者野記

”,有很多精彩內容,歡迎大家關注。

人間亂象的這幾月,我們會浸潤更多對生命的感悟。

我不喜歡很多事,但一切應然只能發生在理想國。

我不喜歡用力過猛

從鐘擺的這一頭快速甩到那一頭,話說過滿,擺幅過大。

用力過猛之下,心難定,故所有人也易偏激。

牧之野:我不太喜歡

我不喜歡人類對大自然沒有敬畏

降維打擊下,並非所有的事都能人定勝天,知可不為為方知可為。

病毒專治各種不服,人造病毒最後也必然是反噬人類自己。

中國智慧是中庸,是知邊界,這是民族存續之源,人類留種之光,宜早作打算。

我不喜歡倖存者偏差

突然滿屏擠滿“無事”輕鬆,有事的人無助無聲。

在整個這一波過程中,恰恰應該被關心的是“有事”。

無事的情緒傳得越廣越久,變異的溫床就越舒宜,有事的人空間便會擠壓。

做好一切防護,待在家都難逃。

現在應該是所有人的敬畏,互幫互助的冷峻,而非戲謔。

畢竟,第一波才剛開始,後面是無數未知。

牧之野:我不太喜歡

我不喜歡假裝感同身受。

你好了不代表別人能好。

你過去了,過不去的人是完全相反的心態。

不要跟抑鬱症病人說,沒事的,想開點。

站在河的對岸,說什麼都很輕鬆。

陽光溫和一點是日光浴,強烈一點是灼傷。

在你輕鬆無所謂時,記得,就像別人有錢你沒有一樣,人與人之間感情並不相通,冷暖自才知。

所以,對別人好一點,也是對未來的自己好一點,我們都在一個過山車上。

我不喜歡bureaucratism(官僚主義)

應……要……。

不過是把那時做不到的事情,轉到醫院身上。

最需要團結的時候,人心工作可以多些人文關懷。

我不喜歡我們談論的內容

三年來,科普文章少人看少人講。

病毒進化的過程無人管。

爭的大多是主義和是否,而不是科學。

牧之野:我不太喜歡

我不喜歡每次進步都需要代價

大家要走,就要統一步伐,就要明事理。

如果每次進步都要代價,那麼我們總在不斷應付上個代價留下的代價。

我不喜歡恐慌

看不到未來,也就看不到現在。

人生就是體驗,不向死,不懂生。

我不喜歡沉默的痛苦

痛的時候喊的出來,那不是最痛的時候。

最痛的時候,眼淚是無聲的。

北京都如此,五線如何?

每個人都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包括前期與己無關的沉默。

牧之野:我不太喜歡

我不喜歡說太遠或太近

宏大敘事和眼下瑣碎都不好。

白天低頭拉車,晚上抬頭看星。

對人和國,都像一隻鳥,伸開手,讓鳥飛出去,如果好,它會回來。

向內求索,內聖為王。

知事理,知侷限,知不喜歡方知喜歡,不求應然,但求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