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作者:由 吳昂昂談歷史 發表于 歷史日期:2022-07-20

戴聖是什麼學派

百家原創作者:吳昂昂談歷史

孔子以後,古來相傳的《易》、《書》《詩》、《禮》《樂》、《春秋》等著作逐漸被人們視為基本經典,稱六經,或六藝。漢代是經學的正式形成時期,漢武帝獨尊儒術後,經學成為顯學,得到很大發展。今文學派和古文學派,對於儒家經典的闡釋與研究都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就,為後人研習提供了基本可靠的底本和基本可信的初步解說,奠定了經學的基礎。而且,經學與現實政治緊密相關,開創了通經致用的治學傳統,決定了中國學術的根本方向。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禮》本指《儀禮》,後來人們又把《周禮》、《禮記》二書與之並列,稱為三《禮》,都視為儒家經典。《儀禮》本稱《禮》或《士禮》,《儀禮》是漢以後出現的名稱,是記載古代禮儀之書。《周禮》本名《周官》,是記載古代官制之書。《禮記》內容比較龐雜,有對典章制度的記載或考證,有對《儀禮》的解說,也有政治、學術、教育等方面的論述。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關於三《禮》的作者,有不同的說法今文學家認為《儀禮》是孔子所修,古文學家則認為修於周公。《周禮是古文學,稱出於周公,其實可能是戰國甚至漢代的作品。《禮記》為漢代今文學家戴聖編纂,就學派說屬於今文學,但內容又可說是今古文雜糅。《儀禮》有今古文之分。《漢書·藝文志》著錄有:“《禮古經》五十六卷,《經》十七篇。”其中《古經》指古文字。《漢書·藝文志》禮類小序言:“《禮古經》者,出於魯淹中及孔氏,與十七篇文相似,多三十九篇。”《經》指今文字,即現傳《十三經注疏》中所收漢高堂生傳本。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西漢立於學官的是今文《儀禮》。《漢書·藝文志》言:“…至周曲為之防,事為之制,故曰:‘禮經三百,威儀三千。’及周之衰,諸侯將逾法度,惡其害己,皆滅去其籍,自孔子時而不具至秦大壞。漢興,魯高堂生傳《士禮》十七篇。……”西漢傳今文《禮》者皆以高堂生為宗。高堂生傳徐生。徐生在文帝時,為禮官大夫,由子傳至孫徐延。徐延和徐生弟子公戶滿意、桓生、單次都任禮官大夫,而蕭奮以明《禮》至淮陽太守。蕭奮傳孟喜之父孟卿。孟卿傳後倉、閭丘卿。後倉在曲臺殿著書數萬言,稱為《後氏曲臺記》。後倉授聞人通漢、戴德、戴聖、慶普。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戴德字延君,為信都太尉,號大戴。戴聖字次君,為戴德之侄,號小戴,宣帝時為博士,後任九江太守。慶普字孝公,為東平太傅。以上三家為禮》的大戴、小戴、慶氏之學,都立於學官。慶普授夏侯敬,又傳族子慶鹹。大戴授徐良。徐良字斿卿,為博士、州牧、郡守,家中世代傳其業。小戴授橋仁、楊榮。橋仁任大鴻臚,家中世代傳其業。楊榮任琅邪太守。這是大戴的徐氏之學和小戴的橋氏、楊氏之學。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東漢大、小戴《禮》仍立於學官,可是“雖相傳不絕,然未有顯於儒林者”。慶氏《禮》的傳者有曹充、董鈞等人。董鈞字文伯,博通古今,永平初年為博士,參與制訂五郊祭祀及宗廟禮樂,當世稱為通儒,常教授弟子百餘人。曹充建武年間以習《禮》為博士,從封泰山,受詔議立七郊、三雍、大射、養老諸禮儀。傳其業與子曹褒。曹褒字叔通,章帝時為博士,建議修《漢禮》。“褒既受命,乃次序禮事,依準舊典,雜以五經讖記之文,撰次天子至於庶人冠婚吉凶終始制度,以為百五十篇,寫以二尺四寸簡。其年十二月奏上。帝以眾論難一,故但納之,不復令有司平奏。會帝崩,和帝即位,褒乃為作章句,帝遂以《新禮》二篇冠。”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曹褒以博物識古,為儒者宗,“作《通義》十二篇,演經雜論百二十篇,又傳《禮記》四十九篇,教授諸生千餘人,慶氏學遂行於世”。《禮古經》也稱《逸禮》,漢興重現於民間。共56篇,較今文《禮》多出39篇,古文家據此攻擊今文《禮》殘缺不全。這39篇《逸禮》沒有留傳下來,《漢書·藝文志》稱:“……及《明堂陰陽》《王史氏記》所見,多天子諸侯卿大夫之制,雖不能備,猶愈倉等推《士禮》而致於天子之說。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周禮》,《漢書·藝文志》著錄為《周官經》6篇,另有《周官傳》4篇。《周禮》6篇為:《天官冢宰》第一,《地官司徒》第二,《春官宗伯》第三,《夏官司馬》第四,《秋官司寇》第五,《冬官司空》第六,但《冬官》一篇早已亡佚,當時補以《考工記》,稱《冬官考工記》。此書據說是景帝之子河間獻王劉德所上,《經典釋文敘錄》言:“河間獻王開獻書之路,時有李氏上《周官》五篇,失《冬官》一篇,乃購以千金,不得,取《考工記》以補之。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大概奏上後,此書即藏於中秘,直到劉向、劉歆父子校書時,才被劉歆發現,並介紹出來。王莽時,劉歆為國師,為《周禮》置博士。劉歆傳其學與杜子春、賈徽。杜子春傳鄭興。鄭興傳其子鄭眾。賈徽傳其子賈逵。賈逵奉詔作《周官解詁》。其後馬融、盧植、張恭祖等都治《周禮》,有所述作。“馬融作《周官傳》,授鄭玄,玄作《周官注》。玄本習《小戴禮》,後以古經校之,取其義長者,故為鄭氏學。玄又注小戴所傳《禮記》四十篇,通為三《禮》焉。”

秦漢史:《周禮》是古代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至今未決

《周禮》是古文學重要的典籍,但對它的爭議頗多,可說是眾說紛紜,至今未決。《禮記》49篇,關於此書的來源,有多種不同說法。《經典釋文敘錄》引晉陳邵《周禮論序》謂:“戴德刪古禮二百四篇為八十五篇,謂之《大戴禮》(戴)聖刪《大戴禮》為四十九篇,是為《小戴禮》後漢馬融、盧植考諸家同異,附戴聖篇章,去其繁重及所敘略,而行於世,即今之《禮記》是也。”《禮記》的傳授,沒有明文可錄。從《後漢書》等書的零星記載中,我們可知:傳《小戴禮》的橋仁,又兼傳其《禮記》,著有《禮記章句》49篇。曹褒除從其父受《慶氏禮》外,又傳《禮記》49篇漢末馬融傳小戴之學,鄭玄從之受業,為《禮記》作注。此後《禮記》始與《儀禮》《周禮》並稱三《禮》

以上圖片素材來源於網路,侵權立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