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作者:由 諸史 發表于 歷史日期:2022-12-28

商朝的都城叫什麼名字

商朝為何被稱之為“殷”,古今學者的主流觀點,在於盤庚遷都殷地,“殷”為地名,即如今的河南安陽,在此建都270多年,於是就以商都所在之地——“殷”或“殷商”來指代商朝,比如《尚書·盤庚》記載“盤庚遷於殷,民不適有居”。

《史記·殷本紀》與《尚書》大不相同,司馬遷只說帝舜封契(商契)於“商”,其餘一概沒有提及“商”,哪怕成湯滅夏建立新朝時,但通篇都將商朝稱之為“殷”。比如盤庚遷殷之前,“帝太甲修德,諸侯鹹歸殷”,帝雍己時“殷道衰,諸侯或不至”,帝太戊時“殷復興,諸侯歸之,故稱中宗”等。換言之,司馬遷更認可“殷朝”之說,而不是“商朝”,故而將商朝國史命名為《殷本紀》,至於“商”如何變為“殷”,司馬遷沒有明確解釋。

然而,甲骨文上卻發現反常現象,不僅推翻了司馬遷對商朝的稱呼,而且還表明“殷”極有可能與地名無關,即《尚書》可能也搞錯了。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首先,商人一直自稱“商”,從未自稱過“殷”

迄今為止,一共發現的17萬片甲骨文中,裡面充斥著“入商”、“天邑商”等的記載,但沒有一條“入殷”、“天邑殷”等的記載。

上個世紀,甲骨文大師羅振玉在《殷墟書契考釋序》考證指出:“史稱盤庚以後,商改稱殷,而遍搜卜辭,既不見‘殷’字,又屢言‘入商’……可知文丁、帝乙之世,雖居河北,國尚號商。”

總之,商朝一直自稱為“商”,從未自稱過“殷”。其實,從成湯到紂王,商朝一直沒有斷絕,完全沒有道理因為都城遷到殷地,就將國號“商”改為“殷”。況且,盤庚之前商朝多次遷都,也未見更改國號,憑什麼遷到殷地就更改國號?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以周朝觀之,說商朝更換國度就更換國號,也沒有說服力。周朝也有過多次遷都,但始終沒有更改國號。周朝國號之周,起源於陝西寶雞周原,但周人多次遷都,比如定都過西安(豐鎬,宗周)、洛陽(成周),周朝國號卻依然是“周”,並未因為遷都而更換國號。

可見,司馬遷稱商朝為“殷朝”,並將商朝國史命名為《殷本紀》,無疑錯的離譜,正確的稱呼當是《商本紀》。至於盤庚遷殷之後的稱“殷”,無論自稱還是他稱都不可信,甲骨文上從來都沒有自稱過“殷”,而商朝作為霸主,其他諸侯也不敢稱其為“殷”。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其次,周人如何稱呼商朝,出現了詭異一幕

對一個政權的稱呼,往往存在“自稱”與“他稱”的差別,商朝自稱“商”,而周朝對商朝的稱呼,卻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在傳世文獻中,講述武王伐紂的《尚書·牧誓》稱為“商”,但在周公輔佐成王時的相關文獻,比如《康誥》、《酒誥》等,都是“殷”與“商”並用。然而,這種文獻為後世手抄傳世,不能保證手抄過程中沒有根據後世的認知而改“商”為“殷”,因此透過傳世文獻無法確認周人何時稱商朝為“殷”。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相較於傳世文獻,考古文獻有著無可置疑的可信度。根據考古出土的文獻記載,比如利簋(武王徵商簋)、何尊、康侯簋、宜侯夨簋(周康王分封宜侯,見上圖,銘文中有“王省武王、成王伐商圖”)等,至少在周康王時,西周普遍稱呼前朝為“商”。

然而西周中期後,無論是考古文獻,還是傳世文獻,普遍以“殷”來稱呼商朝。

可見,周朝對商朝的稱呼,起初稱之為“商”,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化,慢慢開始稱之為“殷”,最終在西周中期後形成普遍認知。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第三,甲骨文上反常現象,“殷”僅出現五次

根據史書對“殷”的記載,無論怎麼描述,“殷”對商人都極為重要。按照正常邏輯,既然殷地如此重要,都城所在之地,那麼在甲骨文上必然經常出現才對,然而殷字在甲骨文上只出現五次,青銅器上出現一次,且似乎與地名沒有關係。

根據學者唐際根的考證:甲骨文所見“殷”字均是獨字或兩個字,沒有語句環境,無法確定具體所指;青銅器二祀邲(bì)其卣(yǒu)所見“王令邲其兄(貺—kuàng)麗殷於夆”,同樣意思不明,但肯定不是國名。

甲骨文中殷字出現如此之少,且含“殷”的內容往往不成句,似乎不是太重要,無疑說明“殷”不太可能是都城所在的地名。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第四,甲骨文殷字的本義,或揭開稱“殷”真相

從考古發現的商代文獻來看,至少還沒有發現“殷”是地名的證據,既然如此周人為何稱商朝為“殷”呢?甲骨文殷字或揭開了周人稱“殷”的真相。

如果從殷字字形(下圖)上來看,由“㐆”和“殳”構成,如今主要有二種解釋,都含有負面意思:

一是像個挺著大肚子的人,旁邊一隻手拿著小棒或針之類的東西,可理解為一人手拿著針給一個身患腹疾的大肚之人進行治療,因此殷字型現了兩種意思,即得病與治病。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二是古文“身”是大腹便便的貴族,“㐆”相當於反“身”,表示貴族的身份已經反過來了,即失去了貴族的身份;右邊之“殳”代表奴役。因此,殷字代表失去貴族身份而被奴役之人。

商朝滅亡之後,武王、周公、召公等都曾有過反思,勸誡大家吸取前朝教訓,比如周公的《尚書·酒誥》,就是希望大家吸取商人嗜酒的教訓而頒佈的禁酒令。周人希望從商朝滅亡吸取教訓,那麼從殷字來看,將商朝稱為“殷”無疑是非常適合。那麼,這是不是周人稱“殷”的真相,帶有對商朝的否定與蔑視?

商朝為何又叫“殷”,甲骨文上發現反常現象,史記又錯了一次

總而言之,就目前所知來看,商朝的“殷”之稱呼,不太可能是地名,本義更應該是一種需要警戒的狀態,一個值得吸取的教訓,周公希望透過稱呼商朝為“殷”達到勸誡周人的目的,始於周公輔佐成王期間,普及於西周中期後。

值得深思的是,由於周代史料相對豐富,周人稱商朝為“殷”之餘,也有大量稱“商”的相關史料儲存了下來,讓我們知道“商”與“殷”都指代商朝,那麼商朝如何稱呼夏朝?如今找不到“夏”的原因,是不是夏朝的本來名稱,早已被商人、周人的他稱扭曲的面目全非?

參考資料:《唐際根:何以是“商”朝?》、《史記》、《尚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