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作者:由 紫星薇辰 發表于 歷史日期:2023-02-07

蔡攸是什麼意思

有句俗話說得好,“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不行兒混蛋”,畢竟這一個人的從小到大的生活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

在歷史上也不乏此等例子,像是“楊家將”、“岳家將”,那都是滿門忠烈,為了家國大義捨生忘死,而“嚴嵩、嚴世藩”這等父子,卻是老的保小的,最終父子都被釘在了奸臣簿上。

然而像嚴家父子這樣的情況,在歷史上絕對不是獨一份,也有很多“奸臣前輩”們,他們的所作所為,嚴家父子那是望塵莫及,就連皇帝的女人,他們也敢明目張膽地染指一二。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兩邊下注不會輸

北宋末年,朝廷之中有著“四大奸臣”,蔡京、童貫、高俅、楊戩,這四人把持朝政,排除異己,胡作非為,將原本就內憂外患,處在懸崖邊上的北宋朝廷往前帶出了一大步。

但這四個人,除了高俅之外,都不是一朝發跡的,那也都是在朝堂之上經歷了打生打死,尤其是年紀最大的蔡京,那是絕對的“三朝元老”。

在宋神宗年間,蔡京就中了進士,後來各地為官,也曾出使過遼國,歸來之後才被封了中書舍人之職,專門負責給皇帝寫“聖旨”。

好巧不巧,蔡京的弟弟蔡卞早就已經是中書舍人了,他升官比哥哥快多了,並且蔡卞還把自己的排名排在了哥哥後面,以示兄友弟恭,朝廷見狀也是以蔡家兄弟為“道德榜樣”,大力宣傳了一番,與此同時,蔡京也生下了他的長子蔡攸。

前途光明,後繼有人,蔡京的生活似乎一片大好啊。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後來就是王安石也曾經和蔡卞“煮酒論英雄”:“我死之後,不知道誰能擔起國家的重擔啊。”

說著,王安石就開始唸叨:“我兒子王元澤還行,我手把手教出來的,呂惠卿姑且也算一個吧。”

想了一會,王安石看向了蔡卞:“你哥哥蔡京,他也有才能,你也是這麼覺得吧。”

蔡卞聽

連連點頭,這幾乎就是在點名後世宰相啊,自己哥哥在其中當然值得高興了。

王安石如此評價,倒也無可厚非,畢竟王安石變法之時,蔡京是他的狂熱小迷弟,幾乎是舉雙手贊成王安石變法。

但可惜,後續的事情證明,蔡京不是誰對支援誰,他是誰得勢支援誰。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在宋神宗駕崩之後,宋哲宗登基,王安石變法也失敗了,守舊派的司馬光掌握了大權,他下令所有的地方五天內都改回以前的法度。

眾人都非常作難,因為這更改法令不是嘴皮子一說就能完的,有的地方交通不便,訊息送進去就要十天八天的。

但在這夥人中,只有蔡京不為難,得到任務後扭頭就走,連續五天逼著下面的人不眠不休地工作,終於是如期完成了任務,第一個向司馬光復命。

司馬光看到蔡京覺悟如此之高,不由高興地道:“要是他們都跟你一樣,那我大宋朝就安穩了。”

就這樣,蔡京靠著自己的“反覆橫跳”,終於是在權力高層面前留下了深刻印象,後來又過了十年,蔡京就要登上執政之位了,卻被人阻攔,只得了個進宮承旨的待遇。

誰知“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蔡京沒上去,可蔡京的兒子蔡攸卻已經開始暗中經營,並且和自己老爹比起來,蔡攸更是多了幾分長久投資的眼光。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父子齊心往上爬

此時的蔡攸,也已經二十出頭了,依靠父親的權勢,他在裁造院內謀了一個監守的職位。

這個官職確實不大,但蔡攸卻是甘之若飴,不為別的,就是因為裁造院的辦公地點距離皇宮不遠,有什麼風吹草動蔡攸都能知道,還可以有更多的機會在一眾王公大臣面前露個臉,

雖然不說一定能“近水樓臺先得月”,可混個臉熟總是不錯的,而蔡攸為了能夠達到目的,也是非常認真。

蔡攸在前往裁造院時,總會小心翼翼地計算著時間,甚至還會故意在百官下朝的路上等一會,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當終於等到了文武百官從自己身旁經過時,蔡攸便會立刻下馬,表現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在一旁躬身作揖,無論過去的是誰,他總是面帶微笑,讓人一看就覺得這孩子真可愛懂事。

這些人裡,對蔡攸最感興趣的就是此時的端王趙佶。

趙佶的年紀,比蔡攸還要小四五歲,但因為是宋哲宗的次弟,所以他上朝下朝幾乎都是走在了最前面,這樣一來,幾乎每次都是趙佶最先看到的蔡攸。

對於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年長了幾歲,卻是態度恭敬,和藹可親的人,趙佶也是越看越順眼,後來也是向左右打聽:“這個人是哪裡的官?”

旁人回覆他道:“此乃蔡承旨的兒子蔡攸,在裁造院當值。”

就此之後,趙佶便記住了蔡攸這個名字。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過了兩年,宋哲宗駕崩了,但他沒有兒子,按照慣例,只能從他的弟弟裡找一個出來當皇帝。

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執,最終各方達成了一致的意見,由端王趙佶登基,這便是宋徽宗。

宋徽宗在登基之後,蔡家卻沒有立刻榮華富貴,先是蔡京一直被彈劾貶官到了杭州,只能默默等待時機。

兩年後,童貫前來杭州為宋徽宗尋訪古今名人書畫,蔡京得知後,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每日都跟隨在童貫身邊,對他阿諛奉承,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各種錢財也是直往童貫懷裡塞,對於名人字畫也是直接拍胸脯包了下來。

那麼蔡京給童貫拿來了哪些名人字畫呢?

拿來了他自己的字畫!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沒錯,蔡京經過一番思索,覺得就算給童貫送任何以前的名人字畫,他拿回去宋徽宗看上幾天估計也就膩了,必須別出心裁才行,所以蔡京兵行險著,把自己的字畫拿出來託童貫帶了回去。

可蔡京也的確是在書畫方面造詣非常之高,當時米、黃、蘇、蔡這四大書法家之中的蔡,就是說的蔡京。

果然,童貫把蔡京的字畫拿回了宮中之後,宋徽宗一看就覺得有意思,再加上童貫在一旁把蔡京好好

吹了一頓,這讓宋徽宗對其越發感興趣了。

不久之後,蔡京就被調回了京城,擔任了尚書左丞,兩年後,蔡攸也被宋徽宗封為了秘書郎,去編纂史書。

這一下,蔡家的權勢如日中天,但很快蔡家內部的問題便爆發了。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兒子盼著老子死

一開始,蔡攸和蔡京父子二人的關係那真是父慈子孝,蔡京非常扶持兒子,蔡攸也很依靠父親,甚至在後來宋徽宗又一次想要罷免蔡京時,蔡攸跑到皇宮內跪求宋徽宗,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宋徽宗這才作罷。

但到了後來,一些人從中作梗,再加上蔡京、蔡攸父子之間的權力交織,政見不同,這父子二人竟然也開始了互相攻訐,蔡攸向宋徽宗又要了一處宅院,父子二人就此分家了,但這二人之間的紛爭卻沒有停止。

一日,蔡京正在家中和前來拜訪的客人談話,蔡攸突然闖了進來,直接走上前去抓住了蔡京的手給他號起了脈來。

頓時在場的人都楞住了,誰也不知道蔡攸是在幹什麼。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過了片刻,蔡攸才對蔡京道:“您脈象平靜中跳的震動,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蔡京白了他一眼道:“我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蔡攸聞言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還著急回宮中,就先走了。”

說完就匆匆離開了,這一下把在場的客人給看

不明所以,對蔡京問道:“您兒子這是什麼意思?您身體不好嗎?”

蔡京嘆了口氣道:“你也不懂吧,這混小子是盼著我有病,想以此來勸皇帝罷黜了我啊。”

果然幾天之後,宋徽宗便令蔡京致仕回家,修養身體,過了好幾年才復出。

過了一段時間,蔡攸更是因為蔡京過度偏愛弟弟蔡條,而想讓宋徽宗下旨殺了蔡條,但卻是被宋徽宗駁回了。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即使如此,蔡攸的權勢也已經超過了他的父親,稱為了宋徽宗最為親信的一個臣子。

到了後來,蔡攸更是成為了開府儀同三司,鎮海軍節度使,每天任何時間都可以去見宋徽宗,而且和宋徽宗的談話沒有時間限制。

宋徽宗也是隔三差五就邀請蔡攸前來宮中赴宴,每到這時蔡攸便會穿上小孩的衣服褲子,還在自己的臉上抹

青一塊、紅一塊,和在場的藝人們一起跳舞歡呼,用流氓聽來都覺得粗鄙不堪的語言來讓宋徽宗覺得高興。

而且在當時宋徽宗比較信奉道家,蔡攸便經常給宋徽宗獻上一些祥瑞的訊息,今天福建日月同輝、星漢燦爛,明天陝西金雞報曉、清泉漫山。

可當時還有一位非常受宋徽宗寵幸的道士林清素,他見蔡攸如此用心,也是不甘示弱,各種麒麟綵鳳的祥瑞都冒了出來。

在二人的內卷之下,太上宮、三清觀等種種道觀也如雨後春筍一般冒了出來,宋徽宗看到這些樂

合不攏嘴,可最終這些東西還是全都轉接到了底層勞動人民身上。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皇帝女人我想要

到了宣和年間,童貫奉旨出征燕雲之地,從來沒打過仗的蔡攸竟然覺得這是一個撈功勞的大好機會,遍也請旨隨軍出征,宋徽宗見狀,便封了他一個副宣撫的職位,讓他也去“過過癮”。

在給蔡攸餞行的宴會上,君臣二人喝

酩酊大醉,氣氛到了之後,蔡攸一抬頭,只見伺候宋徽宗兩個美貌侍嬪,這長得可真漂亮啊!

就這樣,醉眼迷離的蔡攸竟然開口道:“臣得勝歸來之際,還希望皇上您能夠把這兩個美人兒賜給臣。”

這話一出,絕對已經是犯了作為臣子的大忌了,哪裡有跟皇上要女人的呢?要的還是皇上的女人,如果放在別的朝代,或者換一個別的皇帝,那麼蔡攸多半就要捱上一頓喝斥。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但也不知道宋徽宗是真的和蔡攸關係親密,還是他也喝高了,竟然也不生氣,只是伸出手指虛虛點了點蔡攸,笑道:“你呀,你呀。”

竟然就這麼含含糊糊

糊弄過去了。

而這次出征,也是過程非常艱辛,不過好在到最後,涿州留守郭藥師直接投降了,將涿州、易州二地拱手獻給了童貫,宋軍就這麼進了燕京城。

這一下子,可真是凱旋得勝,宋徽宗得知訊息後也是非常高興,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還會打仗。

就此之後,蔡攸被封了少師、英國公,可那兩位美貌侍嬪的事情,就只有宋徽宗和蔡攸知道了。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兩年後,年老的蔡京再一次在兒子的關心下,被勒令退休,這次蔡京似乎也已經看開了,等童貫和蔡攸前來傳旨時,對著二人一作揖道:

“皇上體恤我呀,我的身體確實早該辭職回家了,只不過是想報效皇恩,這才在這個位置上做了那麼多年,二位大人是都知道的。”

他喊童貫一聲大人,這還算無可厚非,畢竟早就已經舔過的,蔡攸是他的兒子,竟然也被他喊了一聲大人,這讓旁邊的人一聽,頓時吩咐低頭憋笑。

就這樣,在這一群不學無術的昏君佞臣的努力之下,大宋朝廷終於迎來了他的報應。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靖康元年,金兵南下,宋徽宗直接撂挑子不幹了,寫了一個“傳位東宮”的紙條,便讓人去傳旨,但眾人誰都不敢接這個活,最後還是蔡攸把紙條拿了過去,送到了東宮太子那裡。

過了一段時間,太子登基,便是宋欽宗,而宋徽宗帶著蔡攸、高俅等大臣南下跑路了,把一個爛攤子留給了自己的兒子。

年老的蔡京得知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是非常傷心,恰好此時天下人也都爆發了,斥責蔡京乃是“六賊之首”,最終蔡京在衡州孤苦無依地餓死了。

蔡攸也被人彈劾奸臣當道,被宋欽宗流放到了萬安軍中,不久被也被賜死了。

大臣出征前:這倆妃子我要了,皇帝笑著答應,大臣回來後便被賜死

蔡京、蔡攸父子沒有能力嗎?他們並不是沒有能力,而是內心之中沒有控制力,為了得勢能夠不擇手段,在自己得勢之時,更是任意妄為,更是在一個糊塗皇帝的治理下越來越壞。

這世間最可怕的人,大概就是蔡京、蔡攸父子這般有才無德的人了,在他們身居高位之後,絕對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最終誤國誤家,只能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