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語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作者:由 西部文明播報 發表于 成語日期:2022-05-15

牢不什麼涕

他叫張君,1967年出生在重慶一個農民家庭。既無高學歷又無顯赫門第,然而他有一顆挑戰命運的心。

80年代,在商業大潮的鼓盪下,外表英俊、頭腦靈活的張君毅然離家到深圳出闖。雖然懷揣夢想,但他並未好高騖遠,而是應聘於一家模具公司,選擇踏踏實實從基層技工做起,這一干就是五年。

1990年春節,張君回到家鄉。在家人的撮合下,與同鄉的女孩何雪紅結為連理。隨後便再次起身回到了深圳。

五年的學習和磨練,張君不僅業務上早已駕輕就熟,在管理及人際交往上也已不再青澀。不久,他就被工廠老闆破格擢拔為廠長助理。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不甘永為池中之物,兩年之後,張君自覺羽翼豐滿,便辭職創辦了一家很小、但屬於自己的模具廠。再後來被一家臺灣客商看好,一次注資了50萬元。經過張君努力經營,模具廠由小變大,短短三年之後,就發展出三個分廠,總資產達到了1500萬元。

十年彈指一揮間,原先鄉下的稚氣小夥已蛻變成為特區的成功人士。張君體驗著志得意滿和春風得意。

人生上了一個臺階,眼界也隨之寬廣了許多。除了見識到大氣、名廠的豪華和氣派之外。他開始羨慕那些私企大鱷小蜜陪伴、家外有家的生活。那個沒什麼文化,為他生了三個孩子的黃臉婆讓他感到顏面無光,越來越失去興趣。

只要肯下功夫就會獲得回報,這是張君在創業過程中得出的經驗。他把這條經驗同樣用在了對追求女色的實踐中。

1994年春天,張君招聘了一個女大學生,叫徐菊花。徐菊花是一個理科女生,長相卻甜美清雅。業務上,她求進步,肯鑽研,在眾多員工中顯得出類拔萃,鶴立雞群。張君逐漸把她從基層員工提拔成線長、車間主任,一直到公司副總經理。對徐菊花的栽培,張君可謂下足了功夫。

徐菊花顯然知道這跟自己的努力分不開,可朦朧中,她也依稀感受到了老闆的另一番用心,年輕的她有些擔心,也有些驚喜。

徐菊花剛當上副總經理時間不久,張君要她與自己一塊兒去杭州出差。晚飯時,張君喝了不少酒,酩酊醉中,他敲開了徐菊花的客房門。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首次追求女人,張君還需要借酒來適當掩飾。徐菊花多少有些慌亂,但似乎早知道會有這一天。她一面誇張地阻擋張君的情慾,一面為其倒水醒酒。張君慾火更熾,撕下了全部的偽裝。而徐菊花卻不失時機提起自己的工資待遇和居住需求。

這在生意正火的張君根本不成問題,立即統統答應下來,隨好二人顛鸞倒鳳,成其美事。

徐菊花的工資迅速飆升到了月薪五萬。張君還為她配備了一輛豐田轎車。豐厚的回報,讓徐菊花非常滿足,她逐漸甩開了情人、小三、第三者的思想包袱,而是非常坦然地與張君開始過日子,僅僅是避開其正妻何雪紅而已。

幾年時間裡,兩人共生育了三個孩子,成為了不受法律保護的事實夫妻。

然而,張君對嚐鮮的興趣不減。2001年,張君在東莞一家酒店認識了另一個美女楊琴。楊琴不僅人白貌美,而且尤擅職場應酬交際,是張君談生意的得力助手。很快,楊琴又成為張君的第二個“外室”。張君為其在東莞租下豪華的公寓,作為二人愛巢及幽會場所,一有時間就去找她。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張君將自己的生活打理得有聲有色,正妻何雪紅是全職太太,負責管家;二房徐菊花是自己業務經營上的賢內助;三房楊琴是自己外出談生意時隨侍左右的一隻交際花。既不缺美人相伴,還能各司其職,張君深感愜意。

二房、三房雖對張君的婚史十分了解,但何雪紅卻並不知道自己已是虛掛頭銜。

2003年4月23日,何雪紅偶爾開啟張君遺忘在家裡的手機,一條最新的資訊顯示:老公,你快點來吧,我發燒了,正在第一醫院輸液,日夜想你的琴琴。“何雪紅驚的半天合不住嘴,定神之後,她決定親闖龍潭捉拿姦夫淫婦。

一路追蹤,何雪紅推開了病房的房門,果見丈夫張君正與楊琴摟抱調情。何雪紅怒火中燒,上前就去抓楊琴的頭髮,楊琴一躲,抓在了衣服上。手上用力,楊琴一下被從床上拉到了地板上。

“地下情人“畢竟心虛,楊琴只求自保並不敢還手。而何雪紅卻是左右開打,盡情發洩。同時還用汙言穢語高聲叫罵。楊琴嚶聲哭泣,舉手護臉。

張君心疼楊琴,跨前一步擋開何雪紅。並大聲斥責:“你還有完沒完,有話回去說。“他並沒有因被撞破姦情而驚恐。

回到家的何雪紅依然不依不饒,一定要向張君討要說法。張君的心本來就不在她身上,乾脆向她攤牌:“你願意過就過,不願過拉倒。“

“哼,你有幾個臭錢,我不怕你,離婚就離婚。”

吵過之後,二人暫且分開。但很快徐菊花與張君在一起並且還有了三個孩子的訊息也傳到了何雪紅耳中,憤怒的何雪紅又闖到公司大鬧一場。徐菊花無奈,帶著孩子搬去了廣州居住。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見原先愜意的生活瞬間被打亂,張君十分惱火。他找到何雪紅威脅道:“你要還想當我的老婆,就回老家去安安靜靜待著。我給你200萬元,每月再給你們母子三萬元的生活費。若再胡鬧,我一分錢也不給你,讓你去喝西北風。“

何雪紅怕真斷了生活來源,先讓張君兌現了200萬元之後,便帶著三個孩子回了重慶。

眼見讓丈夫回心轉意是不可能了,何雪紅開始不斷以各種名目向張君要錢。孩子入學、過生日、去旅遊、開茶樓……,能多記一分是一分。何雪紅心中已打定主意。

事情明朗化以後,徐菊花與楊琴的心態也如出一轍,開始編出各種理由向張君要錢。

“你都好久沒給我買禮物了,我想要個戒指。“

“買“,看著徐菊花哀求的目光,張君惜玉之情頓生。一塊到商場買下一枚12萬元的鑽戒。

“別人都把孩子送國外讀書了,咱們琪琪那麼聰明,再不培養就遲了。“錢花在孩子身上,張君更不吝嗇,很快把40萬元交給徐菊花,讓她去為孩子聯絡去國外讀書的事。利用職務之便,徐菊花還偷偷從公司賬上划走了200萬元。

楊琴也有個女兒才一歲,她委屈地哭訴:“我們孃兒倆連個自己的窩還沒有,孩子長大,我們住哪兒啊?“張君趕緊拿出80萬元在東莞為她們買下了一套三居室。

“我還想開個歌廳,掙錢養活女兒……“。楊琴被何雪紅欺負,張君至今覺著對不住楊琴。為了彌補內心的虧欠,所以先後拿出150萬元交給她。可歌廳沒開起來,錢也不見了。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幾年下來,約1200萬元被三個女人裝入了各自的口袋。

張君的豔遇未了。2007年一月,張君在火車上又邂逅了一名廣州某醫學院的在校大學生,二人相談甚歡。在下車之前,竟然結成了年齡相差18歲的兄妹。

幾個月後的暑假,女大學生來深圳探望自稱離異的大款哥哥。幾番來往之後,這個叫陸瑋的女孩便把身體獻給了張君,並向他保證要陪伴他以後的生活。

一年後,陸瑋大學畢業了,並進入廣州一家醫院工作。她提出要與張君結婚,但此時的張君卻已深陷兩個泥潭。

一是公司經營出現了嚴重問題,資金被三個太太索取太多,流動資金嚴重短缺。原材料買不回來,工人發不出工資。不期又遭遇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資金鍊斷裂,公司處於實際上的半停產狀態。

焦頭爛額之際,張君多次感到肺部劇烈的疼痛。去醫院一查,竟確診為肺癌。張君驚地眼前一黑,半天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隨後他把公司扔在一邊,開始前去廣州、重慶的醫院治療。但三個女人沒有一個人願意為他花錢,反而仍像從前一樣向他索要生活費。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全心全意愛著他的陸瑋挪借來八萬元錢給他治病,張君竟全部派發給了三個妻妾。當陸瑋偶然從護士口中得知此事後,才感覺自己被騙,立即嚎啕大哭起來。

張君當時公司破產,身無分文,已走投無路。他怕失去這個唯一對自己抱有真情的女大學生。便施展痛哭流涕、下跪發誓的手段感化陸瑋。陸瑋原諒了他,並將張君接到自己的單身宿舍去住。

公司破產了,但卻仍有300萬的欠債要還,仍有妻妾和子女的生活費需要他供給。

身體稍微穩定之後,張君又開始尋求賺錢之路。2009年3月11日,一位重慶老鄉找到了他,並請他為自己帶貨販毒,並許以高額回報。

“販毒?“

“對,販毒其實並沒有人們想的那麼危險,你又有這樣的病,即使被逮住,警察怕傳染,也很快就會放你走,攆你走。“重慶老鄉摸準張君急於賺錢翻身的心理,開始對他連欺帶騙。

過去那個頭腦靈光的農村青年不見了,張君迷住了心竅。第一次帶貨,他就輕易得到五萬元的報酬。狂喜之下,張君決定像以前做模具廠那樣開始單幹。就央陸瑋四處為其籌集了16萬元毒資,卻騙她說是去買電子元件。

販毒顯然比做任何生意都來錢快,但第二次他再去重慶買海洛因時,就被陸瑋發現了。陸瑋吃驚地張大了眼睛,開始真正懷疑起自己的選擇和判斷。她遲疑地要求已開始變得陌生的張君去公安局自首,卻被拒絕了。

2009年重慶“富翁販毒”案,絕症之下,還想辦法養活他的一妻三妾

陸瑋認真回顧一年多以來與張君的交往,經過一夜冷靜地反思後,她最終決定斬斷情絲,徹底洗清與這個男人所有的關係。

2009年3月28日,陸瑋向深圳皇崗區派出所舉報了張君的販毒行為。

2009年4月8日,張君再次販毒時,被當場抓獲。

2009年11月2日,重慶法院以販毒罪判處張君無期徒刑。服刑期間,張君多次請律師聯絡三個妻妾為其遞送衣物,卻均遭到拒絕。昔日耀眼的千萬富豪在牢房裡低頭懷想,既重溫著當年意氣風發的美好時光,也品味著他曾竭力供養的三個女人的狠心和無情。

為什麼會走到今天?答案似乎就在眼前飄蕩:女人、毒品。他在心裡苦澀的回味著。

宣告:刊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資訊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絡,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聯絡/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