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語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作者:由 人物 發表于 成語日期:2023-02-05

如何表達道貌岸然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本文章收錄於百家號精品欄目

中,本主題將聚集全平臺的優質故事內容。讀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分手的決心》精神實質上還是相當樸贊鬱的,它仍然是個血腥的罪案故事。但與樸贊鬱之前電影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於是影片就太正常了,沒有了以往的那種冷酷怪誕與誇張。

文|

梅雪風

圖|

《分手的決心》(除特殊標記外)

1

先聊聊樸贊鬱。

在韓國的幾位頭部電影作者中,樸贊鬱算是很特別的一位。

李滄東是那種特別「文學化」的作者,身兼小說家與導演兩職的他,堅定地走在現實主義的道路上,他的電影充滿了小人物那厚重且豐富的苦難,它們是帶著塵土味和腥味的苦澀花朵。

奉俊昊則是正牌的型別片擁躉,他的天份在於,能夠十分嫻熟地將韓國人在歷史中的傷痕與個人困境和型別片的形式結合在一起,以至他的作品,總是能觸到韓國近現代史上的某種傷痛,呈現出那種無法分辨出是原因還是結果的死結狀態,他是個帶著幾許悲憫和幾許嘲諷的社會學家。

相對而言,樸贊鬱和已經過世的金基德,算是形式主義者。但金基德更像是那種美術館裡的駐館藝術家,他不吝血腥和殘暴,卻又莊重地抒寫著人性裡那些不可名狀卻又令人不寒而慄的東西。

而樸贊鬱看起來更像一個享樂主義者,他顯然享受那些極端的暴力。那些奇情故事和血漿, 在他的手下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孩童樂此不疲的玩具,他不吝於去表現他的惡趣味。但他又不止於此,他那繁複精微的電影語言,有著相當細膩的節奏和視點上的變化。而那些顯得有些輕佻的故事,與他很古典的節奏與氛圍營造相結合,有著一種廉價與莊重相撕扯的狀態。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今年的戛納電影節,樸贊鬱(中)出席《分手的決心》首映禮,女主角湯唯也成為了為數不多亮相本屆戛納電影節的中國電影人。 圖源視覺中國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的電影,和美國的昆汀·塔倫蒂諾以及西班牙的阿莫多瓦有點精神上的親緣性。他們三人都喜歡講那些B級的地攤小說級的故事。這種B級感也是他們在影壇卓爾不群的原因。

阿莫多瓦,是在沒羞沒臊地讚頌那種生命的熱情,這種基於生物本能的、某種程度超越禮法的熱情,比之那些在文明馴化之後精雅含蓄的情感,顯得更為真摯,也更為單純。那種橫衝直撞的、慾火焚身又不管不顧的情感,即使是焚燬,也有著別樣的魅力。

昆汀則鍾愛那些江湖人物喋喋不休的空談廢話,它是這些人道貌岸然、膽大妄為、虛榮愚蠢、惡毒尖刻,無恥而又單純甚至純情的明證,他如此事無鉅細卻津津樂道地盯著這些人,塑造出最複雜和生動的匪徒形象,能和他比擬的,似乎只有馬丁·斯科塞斯的匪幫世界。當昆汀以一種認真的、戲謔的、冷漠的、熱情的、切近的態度觀察完他們後,當他們因為宿命或者荒誕殞命於陋室暗巷時,你的內心則是70%覺得理所應當, 20%又覺得物傷其類,還有10%的淡淡悲憫,這種情感濃度的配方獨此一家,卻也異常精準地還原出我們聽完一個荒誕故事後的複雜心態。

對於樸贊鬱而言,這種B級感,則是他對於另一種美學有意識地嘲弄。那些微妙、曖昧、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其實是另一種做作。他對B級故事的鐘愛,在於他認為這是另一種真實世界的反映。那些血腥的故事,是對人性底線的一次義正辭嚴的試探。而他那些花哨手法,既是對他熱愛的奇技淫巧的大型顯擺,也是他的一種反諷表現手法,是一種他對片中人物上帝視角的評判,所以他的電影某種程度像口味不定的怪味豆:殘酷、莊嚴、戲謔、深情、惡毒、單純。這種滋味的繁複與他手法的繁複相得益彰。

他的很多故事比如《老男孩》《親切的金子》《小姐》,都有著一種對於暴力的非理性狂熱, 那些費盡心思曲徑通幽的復仇手法,背後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仇恨,而在這種仇恨背後是一種無盡的空虛。因為這空虛,所以復仇手法才必須足夠漫長、機巧和華麗,因為他們都不希望這復仇結束,因為結束之時,也就是直面這虛無之時。片中主人公就是抱著這樣一種亢奮而又悲哀的心情,去實施他們的復仇計劃的, 他們對於每一步的熱愛,就如劊子手對於刑具的熱愛,就如同SM遊戲中縛繩者對於每一個綁法的熱愛,這個過程比結果重要得多,或者說過程就是結果。

因為這種狂熱,也因為這種耀眼的空虛,讓他的電影有一種變態般繁花落盡的荒涼感。這種荒涼與樸贊鬱片中所經常用的古典音樂的紀律與篤定相得益彰,一起奏出那死亡也無法消解的悲愴感來。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樸贊鬱的電影中,有一種對暴力的非理性狂熱。 圖源電影《老男孩》

2

說回《分手的決心》。

顯而易見,這部電影精神實質上還是相當樸贊鬱的,它仍然是個血腥的罪案故事。

湯唯所飾演的女主角,基本上是個對他人痛苦毫無知覺的殺人魔頭。但她同時又對自己所鍾愛的警察,有著無窮無盡的愛意。這裡面有一種複雜的分裂。

她對這個警察的愛,其實也相當分裂。她既擔心這個警察的失眠問題,擔心他怕見血的問題,所以費心勞神地擦掉游泳池的血跡。這是一種變態的溫柔,但同時,她又享受對方對她念念不忘茶飯不思的苦態,為了滿足她的這種癖好,為了讓她的形象佔滿警察的餘生, 她最終殺死了自己,並讓自己的屍體永遠藏在海底。

從上面的敘述可以看出,她表達愛意的方式,其實和上面所述的樸贊鬱電影中主角表達仇恨的方式如出一轍,有著讓人瞠目的情感強度,既極端自私,又極端無私。既真誠,又具有極端的表演性。這種表演性,是樸贊鬱電影中真正最為慘烈的地方,因為他們的情感無從寄託,只能從這種表演中得到可憐的充實。

但與樸贊鬱之前電影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於是影片就太正常了,沒有了以往的那種冷酷怪誕與誇張。

就如前面所說,樸贊鬱之前電影的好,就在於他對於那種狂熱的反諷態度,他既被那種暴力的酣暢淋漓所震懾所感動,同時又被變態的空幻感和無力感所吸引。那種既切近又旁觀的視角,既狂熱又冷酷的態度,讓他的電影在道德和情感上充滿了複雜性。那種惡趣味本身,就是道德曖昧性的證明。

樸贊鬱的愛,最終讓湯唯角色身上的複雜性大為降低,或者說對她身上的複雜性視若無睹,當我們看到她殺死兩個丈夫時,看到她欺騙警察甚至預見到她的死將成為警察一輩子的幽靈時,我們只能看到一個受到欺辱的女子理所應當的反抗,看到一個情人對於愛人無微不至的關心,看到她為自己愛情所殉葬時的篤定。而這背後,一個人殺人上癮後的不能自拔的慣性,一個狠毒與深情都無以復加的計劃即將達成的快意與虛無,我們都不能看到——而沒有這些,這個故事其實就被浪費掉了。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片中有這樣一個細節,體現了樸贊鬱的矛盾狀態。

片中後半段,女主角之所以殺了第二任丈夫,其實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丈夫聽到了警察的錄音,為了保護警察,她殺掉了丈夫。第二個原因,則是她來到此地,就是為了成為警察「未完成的案件」,不管怎樣,她都會殺了丈夫。

這兩個原因其實互相抵消,如果是第一個,這只是次逼不得已的臨時起意,那麼女主角偏執的情感理想就不再偏執;如果是第二個,女主角就是為了此次不被張揚但計劃周密的殺人案而來,第一個理由就顯得有些多餘了。

影片主創之所以選擇這兩個原因,就在於他們在女主角人物塑造上的猶疑不定。沿用第二種,自然是堅定地執行樸贊鬱原有的路線,加上第一個,則是對樸贊鬱原有路線的軟化。

這種軟化是無處不在的。

比如影片的主體結構,按照現在的成片,最有意思的其實是女主角的心理,那麼從這個意義來說,從頭至尾,以女主角的視角展開整個故事, 會更完整也更有衝擊力。

但顯然,樸贊鬱想要突破,想要有一種神秘的意蘊。

其實如果要神秘,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後半部不要以女主角的視角展開,它從頭至尾都是男主角的觀察。那種相當的距離之下,沒有了事無鉅細的對女主角心理的描述,只有那些關鍵性事實的揭露,以及女主角石破天驚的行為本身,它們就如投入女主角這個深潭的幾顆巨大的石頭,它所激起的漣漪將比現在大得多也持久得多。

現在這個幾乎對半分的兩段敘事,看起來就像是被男-女和山-海這兩對意象綁架的敘事。造成的結果,就是情感強度和神秘感的雙重不足。

當然更本質的原因,在於樸贊鬱的電影,本質上就是敘事極其精密的,他電影中的餘味,並不來自於對人物和敘事、情緒的隱藏,恰恰相反,它是敘事、情緒過剩的產物,是一種鳥盡弓藏的無所適從和傷感。

他對非B級風格的追求,與他實際上相當B級的故事核心之間,有著一種不匹配的錯位。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3

再說說湯唯。

她是個質地很特殊的演員。她和周冬雨一樣,都是那種看起來又笨又靈巧的演員。周冬雨看起來像個多動症兒童,而湯唯看起來則像個時常走神的文藝女青年。

她們往往給出與平常演員完全不同的反應,這種反應往往看起來更像是生理本能,而非基於人物設定而做出的設計,這種反應讓她們的表演離圓熟和順滑很遠,反而有時候看起來有著一種卡碟般的遲滯和縫隙。這種近乎素人般的溢位常軌,在好的導演的調教下, 會顯出一種別出心裁的靈動。那種看似不知如何處理情緒的緊張、空白和慌張,以及失控,往往成了一個人物真實性的證明,有著非格式化的可愛,是非常規演員所能達成的真實,是可貴的贅餘與毛邊。

而她們肯定也感受到了這種遊走於齣戲與入戲之間的可貴放空,於是強化了它們,成了她們獨特的表演風格。

湯唯天然具有著一種緊張而又鬆弛的氣質, 她在某種情緒轉換時的不適和緊張,與她處在某一固定情緒狀態時的坦然,有著有趣的對照。自在與彆扭,在她身上能夠和平共處。

她在容貌上有著古典式美人的溫婉與知性,但她的眼神卻又非常現代,那不是溫馴的眼神,那是彬彬有禮卻有距離感的眼神,裡面偶爾會閃過一絲譏誚和審視。

她是那種看起來藏著很多故事的人,也是個看起來不需要外界證明而能自足的人。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

導演樸贊鬱充分利用了她氣質裡的那種矛盾性。比如女主角一緊張就發笑的狀態轉換,以及她模仿自己在偷渡船艙裡晃盪的儀態,都能看出那種獨屬於湯唯的粗笨卻有著種嬌憨的可愛。

而這個人物本身的雙重性,那種平淡中的巨大激情,那種並不帶進攻性的誘惑,那種雲淡風輕的決絕,那種安定中游移著的一閃而過的不穩定感,都與湯唯本身的氣質有著某種程度的契合,讓她不需要努著就能自然地演繹。

去評判一個人是本色演員還是性格演員其實是很無謂的,因為沒有一個演員能演繹所有的角色,比如姜文還曾去試鏡《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就現有的結果來看,我們能感受到張國榮比姜文更為合適。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演員都有他的短板,而評價一個演員的標準,不應該是他演戲的廣度,而是在他擅長的領域所能達到的深度。

而這,當然有賴於導演的慧眼識珠,也有賴於演員對自我能力範圍的自覺。從這次湯唯的表現來看,我們得說,當知道自己的優勢和短板後,不去逞能,讓自己處在一種安全而又舒適的範圍裡,也是一種聰慧。

《分手的決心》:樸贊鬱太愛湯唯這個角色了|百家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