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作者:由 鹹魚道長 發表于 文學日期:2022-09-22

宋定伯捉鬼課文幾年級

中華文明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自古以來最不缺乏的,就是以各種妖魔鬼怪為題材的文學作品。當然了,這並非就是封建迷信,而是以各種妖魔鬼怪隱喻人類的各種事情,這也是常見的文學創作手法。

我們都熟悉的比如《聊齋志異》,雖然講的都是各種妖魔鬼怪的事情,但並不是為了嚇人,反而還蘊含很多道理。其實《聊齋》這種,算是比較晚期的作品了,類似的志怪類作品早就有,比如晉代的幹寶的《搜神記》等。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晉代也算是志怪類文學發展的一個高峰期,在《搜神記》有一個“鬼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可能是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還入選了我當年的七年級語文教材。他們後來甚至把它編入兒童讀物,連小朋友都嚇不倒。

這個故事就是《宋定伯捉鬼》,很多人可能還有印象,說晉代南陽有個人叫宋定伯,有一天晚上走夜路,毫無意外地碰到了一個鬼。宋定伯問你是誰?鬼說我是鬼啊,你又是誰?宋定伯急中生智,說我也是鬼。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既然都是鬼,那就好辦了,兄弟這是要去哪啊?宋定伯說我要去宛縣集市,鬼說巧了,我也要去宛縣集市。相逢即是緣吶,那就一塊走吧。“兩鬼”結伴走了幾里路,鬼突然說,這樣趕路太累,我們互相揹著走吧,省點力氣。

宋定伯自然沒有意見,鬼先背宋定伯,走了幾里路後抱怨,你怎麼這麼重,你到底是不是鬼。宋定伯說,我剛死,所以比較重。鬼點了點頭,不疑有他,換做宋定伯背鬼。宋定伯只覺這個鬼輕飄飄的,沒什麼分量。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就這樣輪換了幾次,宋定伯突然問,我剛死,不知道咱們鬼怕什麼東西嗎?鬼說,怕人的唾液。宋定伯若有所思。不一會路過一條小溪,鬼先過去,渡水一點聲音都沒有。宋定伯再過,渡水嘩嘩作響,鬼又質疑宋定伯,你怎麼這麼大動靜。

宋定伯說,我剛死,還不習慣怎麼渡水,不要見怪。鬼覺得也有道理,就沒再多問。就這樣“兩鬼”走到了宛縣,天也快亮了,宋定伯突然用力,把鬼鉗在自己背上,鬼感覺到不對勁,大聲呼叫,快把我放下。宋定伯只當沒聽見。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就這樣到了宛縣集市,天也亮了,宋定伯把鬼放下,鬼已經變成了一隻羊。宋定伯當即在集市上把羊賣了一個好價錢,臨走擔心鬼再變回來,於是朝它狠狠吐了幾口唾沫,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集市。

這絕對是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全程被宋定伯智商碾壓,最後還被賣了。我們給小朋友講這個故事的時候,也是稱讚宋定伯機智勇敢,和邪惡勢力鬥智鬥勇。不過反過來看,我倒是絕對這個鬼很可憐,還很講信用,反而是宋定伯有點問題。

歷史上最沒牌面的鬼故事,他們甚至把它編入課本

你想想,從一開始,宋定伯就在撒謊,如果是因為害怕,也情有可原,但最後明明可以和平分手,卻選擇把鬼賣了,這就有點貪婪的意思了。反觀這個鬼,不僅通情達理,也很誠信,明明宋定伯比自己重,還是堅持按約定互相揹著趕路。

宋定伯的虛偽和鬼的真誠,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到底誰對誰錯,誰好誰壞呢?當年老師也沒有告訴我們答案,也可能是我們長大了,想得比較多吧。

我是鹹魚道長,感謝您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