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作者:由 老嚴拍案國學 發表于 文學日期:2022-12-10

無乃與僕私心剌謬乎的乎是什麼意思

司馬遷是一個假公濟私的傢伙。

任安,禁衛軍北軍統領,在戾太子兵變中拒絕戾太子的命令,按兵不動。但因為此,也被朝廷認為他坐觀其變,因此獲罪,判腰斬。他給太史令司馬遷寫了一封信,希望司馬遷多推舉有才能的人進朝廷。任安很隱晦,其實是希望司馬遷能夠救他。

司馬遷給任安回了一封信,這就是著名的《報任少卿書》。這篇文章辭藻華麗,內涵豐富,引經據典,如泣如訴,是中國幾千年來散文中的代表作之一。這篇文章中的很多語言到今天都成了成語,如,戴盆望天、貪生怕死、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女為悅己者容等等。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然而這篇文章恰好反映出了司馬遷的假公濟私。他對任安真實的意圖根本沒有提到,對他表面上的意圖也只提了一句“今少卿乃教以推賢進士,無乃與僕私心剌謬乎?”除此之外,通篇都在講述自己的委屈:仗義直言,忍辱負重。

而且司馬遷在這篇文章中把自己寫《史記》的意圖說得很清楚:亦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一句的意思是:也希望借寫作《史記》來探究上天和人類之間的關係,弄清歷史發展的規律,體現出自己的論點。“成一家之言”的“家”指的是諸子百家。諸子百家都是發表自己的觀點的,司馬遷也希望透過寫作《史記》發表自己的觀點。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然而他是太史令,拿著國家的俸祿,乾的是自己的私活。所以老嚴說他是個假公濟私的傢伙。而且他不但是這麼說的,還真是這麼做的。魯迅就批評過他,因為不喜歡秦始皇,所以把秦始皇的媽媽寫得很淫蕩。當然他的套路遠遠不止這些。老嚴歸結他的套路為: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史記·夏本紀》:夏后帝啟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於洛汭,作五子之歌。意思是說,夏後啟駕崩,他的兒子太康被立為帝。太康丟失了國家。比他年幼的兄弟五人流落到洛河汭水,寫作了《五子之歌》。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太康失國,為什麼會失去自己的國家?被誰奪去了?司馬遷沒有寫到。他只講了這個故事的一方,對另一方完全沒有講。這就是他的套路之一:說一半,留一半。而在這個例子中,留的那一半並不是他不知道,只是他覺得不科學。這一段歷史是后羿奪取了太康的帝位。而根據《山海經》《禹本紀》等書,后羿是從天上下來的神。而司馬遷不相信天上真的有神,因此也不相信《山海經》和《禹本紀》,當然就不可能提到后羿這個神了。所以給我們留下了一段奇怪的歷史故事,只有矛盾的一方出現。

李陵投降匈奴之後,司馬遷在朝廷上幫李陵說話,得罪了漢武帝,漢武帝下令殺了他。當時有一個規矩,特定人群可以用宮刑的方式來代替砍頭,所以司馬遷選擇了這種方式讓自己活下來。然而受宮刑在當時是奇恥大辱,司馬遷也因此懷恨在心。但是他不敢恨漢武帝啊。宮刑是周穆王頒佈的,因此司馬遷恨周穆王。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所以司馬遷寫到周穆王的時候,寫了兩件事情,第一是北征犬戎,第二是頒佈刑罰。寫北征犬戎,重點不是戰鬥,而是出發之前大臣苦苦勸他,但是周穆王剛愎自用,沒有聽勸。而北征犬戎的結果,是搶到了四頭白狼四頭白鹿,“自此荒服不至”,也就是把荒服所有的部落都得罪了,他們都不再聽從周朝的命令了。寫他頒佈刑罰,則是正面寫的,把刑法的名稱都羅列出來。

然而事實上,周穆王北征犬戎並沒有打仗,犬戎招待了周穆王,表達了自己並無二心,和平收場。周穆王繼續向西,在途中獲得了四個白狼四個白鹿。在古代,白色動物都被看作是很吉祥的,因此周穆王用來祭祀河伯。而河伯告訴他,作為帝王要到崑崙去取鐘山之寶,因此才有了西巡崑崙的故事。而在向西的過程中,周穆王收復了大量的部落。這個結局跟司馬遷說的結局完全相反。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因為西巡崑崙的世界太過偉大,對於塑造周穆王的英明形象很有幫助,所以司馬遷直接不寫。但這個故事又是繞不開的,所以他在寫到其他地方的時候,透露了周穆王西巡崑崙的故事。雖然語焉不詳,但畢竟沒有漏掉,讓人無可指責。這就是司馬遷的另一個套路:明一半,暗一半。這樣做的目的是按自己的喜好去塑造歷史人物形象,而不是把真實的歷史展示給人們。其實這更像寫歷史小說。

從五帝時期到西漢,已經過去了兩千多年。兩千多年的時間,不但地形、物態等發生了巨大變化,思想觀點也截然不同了。在人類社會的初期,兄弟觀念並不那麼強烈,兄弟鬩於牆的故事經常發生。其實在西漢的一千年之後,在西方,在東方的草原民族,兄弟之間發起戰爭也並不罕見。

史記有多坑?說一半,藏一半,明一半,暗一半,滅一半,用一半

然而在西漢時候完全不同了。從周文王到諸子百家,一系列倫理道德建立起來了,也建成了當時世界最為先進的文明體系。司馬遷站在自己的時代去審視兩千多年前的事情,因此不允許兄弟相爭、同族內亂的故事存在。所以凡是屬於內鬥的歷史,基本不寫。而對於實在繞不開的,則採取“滅一半,用一半”的手段,人為改變歷史。

比如寫作《五帝本紀》的時候,炎帝和黃帝都是少典的兒子,兩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關係。司馬遷則只告訴讀者黃帝是少典的兒子。而對於炎帝的身世,他不是故意模糊了,而是強調兩人之間不同的價值觀,強調兩人的對立關係,明確表明兩人之間原本就是對立的雙方。如果不是讀過《國語》等書的人,根本就想不到兩人之間其實是兄弟。司馬遷用的是兩人的敵對關係,滅的是兩人的兄弟關係。

當然司馬遷寫作《史記》的時候用的手段還不止這些,但僅僅這些已經足以說明,司馬遷為了表達自己的觀點,為了為自己立言,不僅僅是有選擇性地選取歷史素材,而且特意改變了一部分歷史,寫成了一本主觀性非常強的書。當然老嚴並不是說《史記》就不值得看,而是在看的時候要多一份心眼,不要處處被帶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