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作者:由 千古名將英雄夢 發表于 詩詞日期:2023-01-08

漢是什麼意思是什麼

熾熱的強漢(34)

主筆:閒樂生

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漢匈戰爭再次爆發,騎都尉李陵主動請纓前去攻打匈奴,但漢武帝卻推說馬少,拒絕李陵參戰,李陵乃大誇海口要以五千步卒涉單于庭。漢武帝見李陵如此執拗,便決定讓他去送死。

李陵五千步卒進入大漠後,果然遭到了匈奴單于親自率領的八萬騎兵的圍攻,漢軍且戰且退,殺敵萬餘,但終究寡不敵眾,又由於叛徒的出賣,結果在撤到邊塞附近的時候箭矢盡,希望絕,在這最後時刻,李陵看著大帳內一群圍住他的軍吏,只能恨恨的嘆道:“兵敗,死矣!”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帳外夜風嗚咽,好似喪歌,瀰漫整片峽谷;帳內油燈焰火飄曳,昏黃如豆,映出一干慘白的臉龐。

這些人中大多數註定將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而關山就在身後,不是萬里,而是隻有不過百十里(注1),騎兵轉瞬可至,如今卻成了咫尺天涯……

沉默,良久的沉默……

終於,一個軍吏囁嚅的說道:“我等數日前已遣騎士入塞請援,或許援兵已在途中,將軍不必憂心。”

李陵用奇怪的眼神的看了看那個軍吏,一聲冷笑,好冷,好冷,那是冷進心底的冷笑。

大家都明白他這聲冷笑的意思,於是都閉上了嘴巴,滿臉愁容。

沉默,良久的沉默……

終於,又一個軍吏壯著膽子對李陵勸說道:“將軍威震匈奴,天命不遂,何妨暫時委屈,將來得便歸國?想那浞野侯為虜所得,後亡還,天子客遇之,況於將軍乎!”

這個軍吏給李陵指出了另外一條路:兵敗也不一定就要死的。比如在李陵出征前一年,戰敗的浞野侯趙破奴,就在被匈奴俘虜十年後又逃了回來,皇帝不僅沒有降罪,反而非常優待他。依此前例,將軍也不會有事的。

然而李陵聽了這話,卻突然生氣起來,他厲聲道:“公止!吾不死,非壯士也。”

李陵為啥這麼生氣?第一,這軍吏提誰不好,非要提趙破奴。李陵很明白,趙破奴不忘故國,逃回漢朝,雖未被治罪,且官祿依舊,但由於他曾居處匈奴,而經常被人在後面指指點點,且基本上已失去了武帝的信任,早被閒置起來,不令領兵。今大漢正缺將才,而趙破奴的本事比公孫敖路博德之輩可不是強一點點,最終卻遭如此冷遇,這豈不讓李陵一想起來就生氣。

第二,這軍吏太不識相,竟一語就道出了大家另外一條出路。這讓李陵非常惶恐,也非常矛盾,他只能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來掩飾自己的軟弱,卻不知他這句話,竟一氣害死了好些人。

這些人中的代表,就是校尉韓延年。韓延年早有繼承父親遺志、甘當壯士之心,現在聽到李陵也這麼說,頓覺有了同道。於是一股偉大的英雄主義情懷在韓延年他們心裡熊熊燃燒起來,死了,這次就死了吧,死的光宗耀祖,死的封妻廕子;死的赤膽忠心,死的青史流芳;死的慷慨激昂,死的壯懷激烈!

大家都被李陵的豪言壯語給挑動的沸騰起來了,然而此時李陵卻神情恍惚,在想著怎麼突圍逃命,他心中冒出了好幾個計劃,然後又被自己一一否定,最後只得無奈嘆道:“復得數十矢,足以脫矣。惜哉惜哉!今已無兵器復戰,天明恐坐受縛矣!不如各鳥獸散,猶有得脫歸報天子者。”

李陵剛才還說要拼個壯士之死,現在又說要做鳥獸散,這實在搞得韓延年他們滿頭霧水稀裡糊塗,他們不知道這晚在李陵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至少可以肯定一點,李陵的內心在糾結,在掙扎,在煎熬……他只能把大家的性命託付給了上天,是生是死,就讓命運來決定吧!

不過韓延年低頭想了想,覺得李陵這個計劃還是可行的,大家要死也不能都死了,得有人逃回去向天下宣告他們此戰的詳情,否則大家這次艱苦卓絕、以一敵百、威震漠北、重創匈奴的偉大戰績很有可能被歷史所埋沒,這樣死的就太不值了。

李陵和韓延年並不知道,即便這樣,後世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他們的戰績,畢竟這太離譜了,就算換做古今天下任何一位名將任何一支強軍,也不可能保證比他們打得更好。

對此,本人不發表任何意見。不管你相不相信,史料就在這裡,不來不去,不增不減,而本文還要繼續,因為李陵的悲劇只不過才剛剛開始。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一番討論,大家終於統一了意見,乃令全軍集合,給每人分發了兩升的乾糧和一大塊冰雪,然後佈置戰鬥任務,要各部化整為零,四面突圍,並相約如能僥倖突出重圍,便在大軍出塞時的居延塞遮虜障會和。

然後,李陵下令砍斷漢軍的大旗,去除一切累贅,再將軍中所有值錢的寶貝挖坑都埋了,以免留給匈奴人。一切準備就緒,夜半,擊鼓起兵,但奇怪的是戰鼓竟沒有響,我猜此時漢軍大概處於四散亡命狀態,大家逃都來不及,誰還顧得了敲啥鳥鼓。

但李陵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他和韓延年跳上戰馬,帶了十幾名壯士,趁著夜幕的掩護,從谷口風一般突圍而出,疾走南逃。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這一突然行動,剛開始的確嚇了單于一跳,但他很快發現漢軍志在逃命,並非拼死。於是令大軍分路堵截逃散步卒,並親率一萬主力騎兵追趕李陵一行十數人,要抓就抓大魚,那些小蝦小蟹就隨便吧!

正因為李陵他們騎馬吸引了單于的主力,其他四散奔逃的近千步卒竟有四百餘人得以順利逃回塞內,這些人詳細彙報了李陵兵敗的經過,被軍吏記錄下來上報朝廷。如果我是漢武帝,必將這四百餘人未傷殘者全部提拔為校尉,至少也得是軍侯。因為這可是幫歷經血與火的淬鍊,在十餘萬匈奴騎兵圍追堵截下優勝劣汰成功存活的百戰悍卒。而且足足有四百人!這樣分散下去以點帶面,那該多大程度上提升漢軍的整體作戰水平!他們那傳奇般的作戰經驗,千里挑一的身體素質,沉著勇敢的老兵風範,必將成為全體漢軍的無上瑰寶,好好利用,好好培養,再出幾個李陵趙充國不成問題。當然漢武帝后來並沒有這麼做,讓群敗兵升官發財,這也太不和諧了。好在這四百人最終沒有被治罪,且一直堅守在居延邊塞,這支火種還是流傳了下來。

如果李陵一行願意混在步卒中突圍,也許他們也是能夠逃出生天的,但用十幾個人換四百多人,這筆賬怎麼算都更划算,所以李陵他們寧願策馬飛奔,希望運氣與速度能站在他們這一邊。

但很可惜,當晚他們運氣不佳,是夜,明月高懸於曠野,映得雪地有如百日,胡騎很快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在後瘋狂追趕,以千敵一,這是太過懸殊的追殺,一路不斷有漢騎中箭倒下,很快就剩了不到三四人,而且滿身箭傷,血染戰袍。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終於,韓延年受不了了,他大喝一聲:“老子拼了!”然後調轉馬頭,打馬向近萬胡騎衝去。匈奴人一時被震住,竟然忘記了射箭,韓延年衝進陣中,揮舞短刀,立斬兩人,然後被數十支長矛插入身體,熱血噴濺,垂首而亡。

誰能想到,韓家父子一個叫千秋,一個叫延年,卻全都成了短命鬼。我還能說什麼呢?命運啊,這就是命運啊!

單于又命胡騎展開射擊,將李陵身邊最後幾個戰士一一射倒,同時李陵的戰馬也中箭了,它長嘶著跪倒在地,垂死哀鳴。

死光了,大家全死光了,只剩李陵一個人了,這可真叫人從心底迸發出絕望。

匈奴人四面圍了上來,彎弓搭箭,但就是不射李陵。

這是單于的死命令,不管怎樣,他一定要生擒這個他最痛恨、也最尊敬的對手。

李陵舉起短刀,砍翻了最前面一個匈奴人,搶過他的矛,左右開弓,刀矛齊舞,垂死掙扎。

幾十個匈奴人下馬持劍,奮不顧身蜂擁而上想要生擒李陵,李陵遠則矛刺,近則刀砍,一氣又殺死了十好幾人,月色下白白的雪與紅紅的血,映成一片悲壯與蒼涼。

但是匈奴人越圍越多,李陵的矛斷了,刀也砍折了,他一個趔趄終於摔倒在雪地裡,眼神一片茫然。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周圍都是匈奴人用生硬的漢話喊著:“李陵速降!李陵速降!”

李陵絕望的將斷刀架在脖子上,咬了兩次牙,但始終沒有抹下去。更可惡的是,他一向堅定的右手甚至開始有些發軟,差點連刀柄都要握不住。

英雄氣短,唉,英雄氣短!李陵在心內不斷的罵自己。

李陵此時才發現,他一直以為自己很堅強,卻原來內心如此柔軟,根本無法真正面對血淋淋的現實。

這時單于走上前來,稱讚了李陵一大堆好話,甚至還承諾要跟他分國而治,總之是勸他投降。

生存與死亡,這個令無數哲學家頭疼欲裂的最難選擇題,擺在了李陵的面前。他多麼希望自己不用答這道題,讓天來決定就好,但是沒辦法,單于要他自己來選擇,上天也要他自己來選擇,不選不行。

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情了。

良久,李陵終於說出一句話:“臣無面目報陛下矣!”

奇怪,李陵當初承諾要分單于兵,最後卻演變成要獨自面對單于兵,但他仍然接受了任務。而且在漢朝始終沒有派來援兵,甚至在這離漢塞咫尺之遙的地方都沒有派來一個援兵的情況下,李陵能做到如此程度,已可稱問心無愧。他為什麼要說“無面目報陛下!”

因為他決定投降了,投降的人當然沒有面目見漢武帝。

根據李陵自己的說法,他這並非惜死,而是“誠以虛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故欲有所為而報恩於國主耳。”並舉古人的例子說:“昔范蠡不殉會稽之恥,曹沬不死三敗之辱,卒復勾踐之仇,報魯國之羞,區區之心,竊慕此耳。”

我很奇怪李陵為何要去承擔此生命不可承受之重,而放下軍人最珍貴的尊嚴,忍辱偷生,暗舉大事,去報恩於那冷血無情拋棄他的漢武帝。難道他不明白,他這樣做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嗎?當時除了司馬遷,誰會相信他的苦心,誰又會相信他能成功。反正劉徹絕不相信。

或許,這只是李陵貪生怕死的託詞吧!

又或許,這又是李陵一次不甘心的豪賭!畢竟,他從小就生活在祖父自戕、叔父被害的陰影裡,一生都志在建功立業、重振家門,實現百年來隴西李氏萬里封侯的夙願,怎麼能就這樣窩窩囊囊的死掉呢?

我個人覺得應該是兼而有之。人性是複雜的,忠奸善惡豈有那麼明晰。自古艱難惟一死,這句話放在這裡再合適不過了!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大家一定已經發現了,在李陵鐵血兵團長達數十天的轉戰過程中,作者似乎有個重要問題一直沒有交待:漢朝當時有包括李廣利、路博德、公孫敖等近十萬的軍隊都在河西,他們有沒有收到李陵兵敗南逃的訊息?如果有收到,他們為何不去救援?當時匈奴單于的意志已近崩潰邊緣,不要多,只要漢軍有一支萬人精騎自居延出塞,虛張聲勢一番,匈奴必退。

其實,如果漢軍膽子夠大,將河西十萬精騎全部壓上,在居延附近跟李陵鐵血兵團來個裡應外合,決一死戰,說不定能重演一次漠北大捷,將匈奴徹底打回原形,為國內再爭取十幾年的和平時光。當然前提是劉徹要有這樣的心胸和雅量。

我的看法,這個訊息漢軍肯定早就收到了,漢長城擁有完備的烽燧警訊系統,通常是一處有警,則處處支援,以免胡騎長驅直入。匈奴十萬大軍在居延塞外百里處徘徊了數日,這怎麼可能不被漢邊防軍發現,我想當時長城的烽火應該早已燃遍了河西,但很顯然漢軍並沒有接到出塞救援李陵的命令,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漢武帝壓根就是想讓李陵“死戰”,或者說“戰死”。我們可以想象,如果李陵持此驕人戰績威風八面的殺回塞內,那麼當初漢武帝多次重用大舅子李廣利豈不成了一個大笑話,這對領導的英明決策簡直是種侮辱與挑釁,所以李陵必須死。不過作為雄才偉略又極好面子的漢武大帝,他當然不會像李廣那樣明目張膽的幹壞事兒,按兵不動借刀殺人,這才是厚黑政客之最高境界。

其實李陵就是漢武帝棋盤上殺入敵方九宮格中的一個卒子,有進無退,去了就別想回來,至少給了你一個當烈士的機會,你就感謝龍恩浩蕩吧!

但即便這樣,劉徹心裡還不放心,為此他又專門派人將李陵老母與妻小召來長安扣為人質,並特遣一相士去給她們看相,看看她們臉上是否有喪葬之氣,可見在武帝內心之急迫,我想他恐怕連號召全國軍民學習李陵烈士偉大精神的詔書腹稿都擬好了,可惜李陵偏偏不遂他願,竟然這樣都死不了,還從平地殺到山區,從沼澤殺到叢林,一氣轉戰千里殺敵萬餘,搞得漢匈兩大國主心神不寧,出盡風頭,最後又厚顏無恥的投降了異族,你說這該死的傢伙可恨不可恨!

於是漢武帝震怒了,一個擁有龐大帝國的最高統治者,他千方百計要一個人死,這人竟然沒死成,而且還讓死敵匈奴因此白撿了一員虎將,這打擊對他來說實在太大。如果李陵再帶著匈奴的軍隊前來攻城略地,那武帝簡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是李陵負漢,還是漢朝負了李陵?

更糟糕的是,李陵戰敗投降震驚朝野,如此大事必須有人站出來負責!

按照我們現在的觀點,劉徹應該負有領導責任,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別說武帝不答應,滿朝的文武忠臣也絕不會答應!

所以負責的只能是當初回來報信並因此升官發財的陳步樂了,你之前不是還慷慨陳詞說李陵甚得士心忠勇蓋世嗎?他怎麼就辜負了陛下的深切期待而降敵了?他怎麼沒有跟韓延年一樣殺身成仁去好好去當個烈士呢?正是你的謊話連篇胡說八道,導致了我們偉大君主的錯誤決策,你說你該當何罪!

陳步樂口才雖好,但現在也只能百口莫辯了,於是他在心中罵了李陵一百遍,然後就像馬邑之謀中的王恢那樣,長嘆一聲,自殺謝罪了。

這就是人生,得到的不紮實,失去的也飛快。陳步樂貌似平步青雲,原來卻是樂極生悲,你瞧他這名字取的。

李陵這一投降還當真害死了好多人,陳步樂只不過是盤前菜而已,後面的犧牲品還將有如黃河之水綿延不絕。看來在那樣一個時代人要好好活著太難了,如果李陵選擇自殺,他死後必將英名永存,子孫後代富貴尊寵享之不盡;然而他選擇了偷生,於是悲劇一幕一幕上演,掀起無數波瀾,最後竟連悲劇的總導演武帝劉徹也深陷其中,搞得天下大亂眾叛親離,進而且使漢匈雙方的政治外交局勢都為之一大變,這就是歷史的蝴蝶效應,牽一髮而動全身也。

注1:據陳夢家《漢居延考》之《漢簡綴述》,李陵投降匈奴處距離遮虜障僅剩180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