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

中國人的人心沒有那麼壞只是離善良差一些了

作者:由 背後國文 發表于 詩詞日期:2023-01-15

有百分之幾的人心不好

中國人的人心沒有那麼壞只是離善良差一些了

中國是一個幾千年的農業大國,世代農民一年到頭躬耕田間地頭,不辭辛苦,無怨無悔,造就了他們勤勞、善良和樸實的性格。他們只知道埋頭在土地裡刨食,很少或無暇關心其它的事情。但他們又很野蠻,往往一言不合就動起手或抄傢伙幹架。就這樣一種生活習慣,一代代傳承到了今天。

現在,他們不如以前勤勞了,總想方設法利用工具,利用機械來儘快完成勞作。他們也沒有以前善良了,過去即使是素不相識的人,也能推心置腹地交流,慷慨解囊地相助。如今,要把對方掂量掂量了,心裡要權衡權衡了。他們同樣也沒以前樸實了,好像變狡黠了,變圓滑了,學會察言觀色,見風使舵了。

我們都說人善,是說人心地善良,能主動做好事,而且是發自內心,不求有功不求回報的。現在的人心地是不壞,但做好事不熱心了,碰上了沒辦法硬著頭皮幫一下,心裡還嘀咕著“今天我幫了你的忙,下次你一定要幫我”。

表現出來的現象就是借錢難借了,親戚不親不近了,鄰里不和不睦了,幫人做事講條件了,參加集體活動不齊心了,遇到困難往後縮了,見到好處拼命爭了等等,因此我們在報刊、網路等媒體上經常看到老人倒地沒人敢扶了,看到人幹壞事沒人制止了,高空拋物頻繁發生了,買賣婚姻、拐賣兒童變多了,看到翻車不是去幫忙而是去哄搶東西了,

善良是一種品德,是幾千年中國傳承下來的美德。有人天生善良,有人經過良好的培養變得善良。善良的人真誠待人,樂於助人,

像老子說的“善行無轍”,孔子說的“不踐跡”,

為何現在人倒是不壞,

但談不上善良了呢?

根本的原因是社會環境的變化,社會的整體價值觀發生了改變,個人的價值觀也因此而改變。傳統的價值觀是樂善好施,當仁不讓,但今天好像不行了,樂善好施會被人惡意揣度,甚至惹火燒身引來麻煩,當仁不讓會被人誤會做秀、沽名釣譽

、裝逼。比如,看到老人倒地過去人們都衝上去幫助,現在沒人敢扶了。雖然有惻隱之心,但怕惹麻煩了。

價值觀的變化,一是源於社會的發展,受外來其它文化的影響;二是權貴階層的出現,人們的目標追求發生了變化,精神的力量得以削弱,而物質基礎佔了上風。打個比方,過去人們爭相做好事不求回報,如果給做好事明碼標價,人們還是會樂此不疲的。

以下是網上摘錄的一段文字,對現代人們價值觀的改變說得很透徹:

當代人類核心價值理念的缺陷隨著現代文明的發展日益顯露出來,而且已經導致了許多不良後果。這些不良後果主要可以從個人與自身、個人與個人、國家與國家、人類與自然四個方面的關係來看。

從個人與自身的關係來看,由於過分刺激對實利的慾望和鼓勵對實利的無限追求,人日益被慾望所主宰、所奴役,慾望是不到滿足感到痛苦,得到了滿足又感到空虛,而慾望又在不斷地被刺激、被開發,事實上永遠不可能得到充分的滿足。這樣一來,人的心靈始終躁動不安,不能得到片刻的安寧。

從個人與個人的關係來看,由於作為實利的社會資源總是相對有限的,而人變得日益貪得無厭,因而人與人之間爭權奪利的競爭愈演愈烈。生活在今日世界的人不僅普遍感到自己像是被推上快車道的車身不由己,活得很累,而且感到生活在自己周圍的人都是自己的競爭對手,不得不處處設防。這樣一來,人際關係日益緊張,人的情感需要得不到應有的滿足,人感到孤獨、苦悶,容易發生心理疾病,吸毒、性亂、邪教、自殺等反社會、反生理行為流行。另一方面,由於人與人之間在生理條件方面和環境條件方面存在著不可克服的不平等,因而即使人們在人格、權利、機會方面平等,也不可避免地會產生人與人之間事實上的不平等。在當代,這種不平等不僅突出地表現為貧富兩極分化,而且更深層地表現為富人與窮人、強者與弱者的對立,而這是當代公正理念所難以解決的,因為當代的公正理念是以維護個體自由和權利平等為目的的。

從國家與國家的關係來看,伴隨著整個人類的國家化,國家在人類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已經成為非常特殊的利益實體。國家以維護本國公民的自由、權利和利益為由,建立強大的國防和龐大的軍隊,以他國為假想敵人。為了維護、擴充套件本國利益,不擇手段,甚至訴諸武力。其結果,國際社會強弱懸殊,弱肉強食,戰亂不已。

從人類與自然的關係來看,人類為了滿足貪得無厭的慾望,不斷向自然開戰,把地球看作是用之不竭的寶庫,野蠻地掠奪地球。在人類真正成為地球的主人的同時,地球再也承受不了人類的蹂躪,環境汙染,生態平衡破壞,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生態系統已經走向崩潰的邊緣。人類雖然已經普遍確立了環境保護的理念,但這種理念無法抵禦人類日益張大的“胃口”。事實表明,人類如果不努力克服主宰自己的價值理念的缺陷,人類將會在自己的輝煌中走向滅亡。

看出什麼沒有?說到底價值觀的改變來源於我們的慾望和對慾望的追求。慾望得到滿足,目標得以實現,那樂善好施,當仁不讓就有了實現的基礎。如果修養有德,不僅有實現的基礎,而且有實現的可能了。有人反問,那為什麼這些人的人心不是以前的人心了呢?

因為人心複雜了,人性也複雜了。過去的人沒有這麼多念頭,看到然而,現在的人不僅起心,而且動念了。為什麼?受干涉了。本來自己想的該做的事情就去做,不該做的就不去做,但是想想我做了與不做,別人會怎麼想,單位會怎麼想,社會會怎麼想,就猶豫徘徊了,就權衡斟酌了。試想,本來一件極簡單、極平常的事情,這樣一來,就有可能該做的事情沒去做,不該做的卻做了,或者該做的和不該做的都沒有去做。

再說,要慾望得到滿足,目標得以實現,在現代社會中是何等艱難的事情。絕大多數人還是每天操勞奔波在生計的路上,和他們談樂善好施,當仁不讓未免奢侈了些。當然這些人中,一定有大量善良的人存在,他們也不會因為自己為生計忙碌而放棄做一個好人,做一些善事,他們可能比那些慾望得到滿足,目標得以實現的人更願意、更主動去行善,可他們畢竟能力和精力有限,沒有那麼多時間、金錢和精力去做他們願意做的事。

如果人人這樣,人與人關係怎樣協調,社會怎樣和諧。而且人這樣活著,會扭曲,會變形,也不利於身心的健康。那為什麼不少一些念頭,再少一些慾望,從心所欲,按照本心去做。我相信我們中國人人心是善良的,最起碼是不壞的,人與人坦誠一點,簡單一點,不就回歸到過去我們希望的那種狀態了嗎?

然而細想想,回得去嗎?如果回得去,要多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