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曲藝

資治通鑑:和領導的關係,從好到壞,很多人都敗在這件事!

作者:由 謀略那些事 發表于 曲藝日期:2023-02-07

宇文化及是真的嗎

《資治通鑑》第四十五卷 漢紀三十七

漢明帝永平四年(辛酉,公元61年)

【原文】

東平王蒼自以至親輔政,聲望日重,意不自安,前後累上疏稱:“自漢興以來,宗室子弟無得在公卿位者,乞上驃騎將軍印綬,退就藩國。”辭甚懇切,帝乃許蒼還國,而不聽上將軍印綬。

【譯文】

東平王劉蒼由於自己是明帝至親而輔佐大政,又聲望日高,內心感到不安,曾先後多次上書道:“自從漢朝開國以來,皇族子弟無一人身居公卿要位,我請求奉還驃騎將軍的印信綬帶,退官並前往封國。”奏書辭意十分懇切。於是明帝便允許劉蒼返回封國,但不准他奉還驃騎將軍的印信綬帶。

資治通鑑:和領導的關係,從好到壞,很多人都敗在這件事!

【解析】

老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但在古代皇權社會,皇帝或太子對於親兄弟多少有點忌憚。

兄弟和自己同樣的血脈,天然就具有繼承皇權的資格,而皇權的排他性,註定皇帝和太子為了自身權力安全,會對脅到自己的人進行壓制。

咱就說個最簡單現實的。

假如你爹給你留了個公司,現在你是老總,股份多一點,你兄弟也在公司,也有股份還身處關鍵位置,你會不會擔心會被架空或奪權?

這東西不是說心理陰暗,而是身處那個位置,面對巨大利益,不得不如此思考。

當然,事又有例外,歷史上也有不少皇帝與兄弟良好合作,共開盛世的例子。

比如上面材料提到的漢明帝與劉蒼,比如清朝的雍正和老十三胤祥,調侃說他是副皇帝都不為過。

在皇家,兄友弟恭比較少見,而在兄友弟恭之上還能夠讓其參與權力核心更是少之又少。

上面這段材料說得就是漢明帝與東平王劉蒼的事。

這裡如果要說漢明帝對劉蒼不錯是他重念親情,個人覺得理由牽強,因為還有其他兄弟以及同母弟弟山陽王劉荊結局卻並不好。

可見,漢明帝的兄友弟恭不是針對所有人,而是東平王劉蒼獨一份。

其中的關鍵並不在於漢明帝,而在於東平王劉蒼。

我們從少有的材料中來一窺究竟,看看東平王劉蒼做對了什麼。

第一,才

才即才幹,這個自不必多說。

能夠幫漢明帝參謀政事出謀劃策,成為其得力幫手。

包括漢明帝馬皇后也是如此,都是有一定才幹。

對於皇室血脈尤其是兄弟而言,大多數皇帝是希望自己的兄弟沒有才幹的,因為有才幹一旦有野心,帶來的傷害極大。

所以,才雖然重要,但絕對不是關鍵。

第二,親

親即關係親,這個也不必多說。

作為漢明帝的同母弟弟,自小一起長大,關係能夠差到哪裡去?

對於親近、親密的人,人天然會有極強的信任感,而這種信任感是後續其他事物深入發展的基礎。

第三,不爭

不爭即野心慾望,這是其中的關鍵。

人與人之間難免會有衝突矛盾,這種矛盾的更多是體現在對於理念、主導權、物權、話語權等的爭奪。

漢明帝雖然和劉蒼親,這種矛盾依然存在,關鍵在於矛盾如何解決。

咱們假設兩人小時候爭的不可開交,雖然關係好,漢明帝的登基的時候在面對是否要重用劉蒼方面,卻不可避免的會受到小時候記憶影響,甚至會覺得,小時候這傢伙經常和我爭東西,我要是重用他,會不會也和我爭?比如權力。

所以,這裡的不爭是分為兩個方面。

小時候,漢明帝和劉蒼兄友弟恭,爭的時候少,而劉蒼也相對好說話比較謙讓,或並沒有極強的爭搶慾望。

長大之後,劉蒼也比較淡薄,對於政事、權力等的慾望也極低,而這點尤為關鍵。

不爭,是個體主觀意識上參與鬥爭的意願體現。

第四,忠

忠即忠誠,這個也不必多說。

對於皇帝而言,有忠誠就如同一白遮百醜,就算有其他問題都不是什麼大事。

一旦沒有忠誠,或忠誠度低,縱然再親、能力再強,也要被限制或打壓,甚至清除。

第五,度

度即分寸,這個是最為關鍵的。

從古到今,多少人位極人臣、榮華富貴加身可最終結局卻淒涼收場,其中關鍵不在於犯錯或鬥爭的時候技不如人。

很大程度就是度或分寸沒有掌握好,尤其是在面對權力的時候。

劉蒼在獲得漢明帝器重重用,聲望逐漸抬高,在朝堂上話語權不斷加重,甚至開始有人依附他。

要他願意做個權臣,似乎沒問題。

但就在這花團錦簇、一派勃勃生機猶如萬物競發的時候,劉蒼選擇了交權、退官回封地。

這就是對度的把握。

而這個度可以理解為三個方面。

其一,和漢明帝的關係,是兄弟,也是君臣,而後者高於前者,不能有逾越過分。

其二,和權力的關係,權自上授,只在漢明帝授予權力範圍內動作,絕對不超過。

其三,劉蒼內心的自我把控,保持謹慎、敬畏、低調。

有如此幾個方面,對於漢明帝而言,用起劉蒼來才不會有異樣或不舒服的感覺。

能幫忙解決事,關係又很親,從不爭權奪利,更對自己忠誠,尤其做事做人特別有分寸,這樣的兄弟怎麼不用?

當然,就如開頭說的,皇家之內,兄弟之間是天然潛在的對手敵人,能有這種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心思的極少,更多是猜忌、懷疑、忌憚。

但凡有點才幹,不被弄死,一般都要自汙來求自保,更何況重用。

所以,如奧斯曼帝國,蘇丹(皇帝)的兒子之間競爭極其激烈,而且他們還有個制度,一旦新蘇丹繼位,那麼必定會處死他所有的兄弟。

【閒扯】

寫到上面的內容,我就想起以前我某個領導的事情,就犯了上面那個親和不爭兩個方面。

當時,我和他關係極好,他上位成了部門老大。

他對我極其倚重,我竭盡全力幫他。

但在關係轉變上我一下子沒跟上來,對他還是如以前一樣。

所以有些地方我表現得沒規矩、沒分寸感,當然後面我也感覺到了,也調整了。

而另一方面,對於利益,因為自己當時覺得和他關係好,又給他承擔很多重要工作,覺得自己好像能夠提要求。

於是我還真這樣做了,結果自不必多說,鬧出點小矛盾。

當然上面的內容並不是讓咱們對於領導要低眉順目,因為看待一個問題往往要從兩個方面。

比如,既可以從如果你要重用一個人,可以從上面5個方面來審視。

又比如,如果你要獲得重用,那麼可以從這5個方面切入,如此都沒什麼問題。

一個人的重用與被疏遠,不是單一事件決定的,而是一連串事件的累積疊加。

在人與人的關係,尤其是下級與上級之間,可能存在比較複雜的交集,既是上下級的同事又可能是朋友或親戚。

所以,面對如此關係,分寸感極為重要,在什麼場合唱什麼調子,不能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