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易卦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作者:由 部落格天下 發表于 易卦日期:2022-05-27

為什麼香港排斥側田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至此,在香港藝人“北上”遷徙的群像裡,已經形成了四股清晰的叢集,他們偶有交錯,一路向北。在不知不覺間,似乎已經完成了一場文化重心的北移。

|盛寒

編輯

| 太子

“我也不是大無畏,我也不是不怕死……”

當《勇》的第一句響起,依舊是一頭標誌性紫發的楊千嬅輕聲吟唱,只不過這次楊千嬅身邊多了一位白裙妹妹,她就是《聲生不息》裡令人眼前一亮的05後新人歌手,炎明熹。

無論是“送”出最高光的副歌部分,抑或是全程為新人和聲,《勇》的合作舞臺更像是港樂變遷的具象化展示。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圖/微博

“我沒有溫柔,唯獨有這點英勇”一曲唱畢,楊千嬅目送炎明熹走向高處,走進光影,兩人回望,不需要任何載體過多描述,“傳承”的意境躍然紙上。

林子祥與曾位元也是如此,在歌聲裡他們是父子,從《單車》到《空凳》,四目相對,緊緊擁抱,港樂老與新的交融,構建出如《歲月神偷》般的畫面。

或許十年前的王祖藍不曾想過,那個首登《快樂大本營》的他,十年後會與何炅一起,為港樂競唱獻禮節目《聲生不息》一同報幕。他無須再像《百變大咖秀》裡各種反串模仿,在《聲生不息》的臺上與林曉峰唱起《獎門人》主題歌,也能收穫諸多觀眾共鳴,直呼“爺青回”。

熙熙攘攘裡,有人靠著綜藝再次翻紅,有人在一部部劇中輾轉客串,有人光環不在,從頭再來。但他們身上都有著濃厚的香港印記,曾經極度繁榮的香港文娛產業,為他們編織了一個個燦爛的夢,被歡呼聲和掌聲包圍。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

微博

大概沒有人會想到,時過境遷,出走香港,一路北上,會成為他們事業後半程的落點。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北上的人

舞臺中央站著一個簡樸的人,燈光下,他頭髮花白,散發出一種長者的和藹。

直到陣陣鼓點聲響起,氣場倏地發生了轉變。和著鼓聲,他從丹田裡爆發出了“長路漫漫伴你闖,帶一身膽色與熱腸”的歌聲。這一刻,他臉上的皺紋隨著歌聲起伏,觀眾的記憶閘門也被拉開,回到了香港文化最繁華的年代。

誰是林子祥?

來到《聲生不息》,林子祥用這句話來形容自己。“剛開始沒有人認得林子祥是誰,他們就會問‘誰是林子祥’,現在年紀這麼大了,很多小孩都不認得我了,又回到了以前那句‘誰是林子祥’,真的是經過了一個大圈。”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有人說港樂已經斷代了,林子祥的那句“我還在啊”,讓人動容。唱了47年,銜接了香港的兩個時代,“港樂就是我啊,我從起點開始唱,唱到現在,還不是我嗎?”

林子祥用一生,為港樂立傳,而他的人生軌跡,也是香港演藝圈的側寫。

八九十年代,香港是亞洲文化的中心,他是站在亞洲中心大聲歌唱的人。零幾年的時候,林子祥開始“北上”,參加內地的跨年演唱會等活動。後來,他開始在《我是歌手4》《中國夢之聲3》等多檔綜藝中露面,也參演了內地公司作為主出品方的《歐洲攻略》。

林子祥頻繁在內地現身的背後,是千百個香港藝人,“北上”遷徙的群像。

《聲生不息》裡有八位香港歌手,大多都是內地觀眾的老朋友。

往近了說,有去年剛參加完《披荊斬棘的哥哥》,在內地翻紅的林曉峰。往遠了說,有在內地活躍了十餘年,成為了內地音綜、晚會常客的李玟、李克勤等人。甚至還有楊千嬅這樣,舉家搬遷,已經在上海定居了的人。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

微博

近兩年,香港藝人更加常態化地出現在內地節目中,他們似乎也更容易在節目中出彩,成為焦點。譬如《披荊斬棘的哥哥》這檔2021年熱門綜藝,讓人印象最深刻的群體一定是“大灣區哥哥”。

唱著《叱吒紅人》的陳小春一開口,就把觀眾拉回了那個被港片填滿精神世界的年代。已經在成人世界摸爬滾打許久的80、90後,在25年後再聽到《友情歲月》時,很難不動容,隔著悠悠歲月看到年少的自己。

《乘風破浪的姐姐》裡,也一直有香港藝人的一席之地。第一季的陳松伶、鍾麗緹、鄭希怡,第二季的容祖兒、張柏芝,均是香港藝人。在她們身上能更直觀地看到,影像和音樂穿越時空帶來的共鳴感。

就像張柏芝,一襲紅裙的她40歲再唱起《星語心願》、古裝扮相夢迴《河東獅吼》,依然可以成為話題的中心。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從個人的角度來講,這是早年豐厚的積澱產生的回報,但它有更宏大的意義,這是一個繁華的文化時代留下的印記,帶有落日餘暉的美麗和榮光消逝的悲壯色彩。

事實上,綜藝節目是近幾年不少香港藝人“北上”選擇的首個落腳點。早前的《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我們來了》《妻子的浪漫旅行》等節目,均為不少香港藝人鋪好了通路。

他們在各類競演及觀察真人秀中游走,用昔日的代表作或是家庭生活傍身,來試探觀眾的興奮點,以求在內地迎來新的春天。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四個叢集

這些在大眾視野內“北上”的香港藝人,幾乎沒有人是單打獨鬥。

候鳥在遷徙時,會成群結伴,按照固定的隊形遷飛,有效利用氣流,減少遷徙過程中體力的消耗。那些“北上”遷徙的港星,也深知前路艱難,先後結成了四個叢集,向北飛行。

最先起身向北的是英皇娛樂,霍汶希則是“領飛”的那個人。

2006年,英皇娛樂在北京成立了子公司英皇星藝。在當年就與央視展開了合作,擔任《夢想中國》的音樂顧問。那一年,在央視舉辦的“海峽月·中華情”中秋晚會上,英皇娛樂旗下正當紅的謝霆鋒、Twins、容祖兒都參加了演出,甚至成龍也出現在了晚會現場。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當時一切勢頭向好,但之後發生的“豔照門”事件,社會影響過大,戛然中斷了英皇在內地的路。

直到2011年,霍汶希隻身北上。她初到北京時有嚴重的水土不服,但更大的困難在工作上,不靈光的普通話、完全陌生的環境下需要重新建構的人脈、香港和內地工作模式的差異,沒日沒夜地困擾著她。

好在這塊硬骨頭她真的啃下來了,那幾年,英皇旗下的藝人陳偉霆憑藉《古劍奇譚》中的大師兄一角迅速躥紅,古巨基、李克勤等人,也站上了《我是歌手》這檔頭部音綜的舞臺。由謝霆鋒擔任主廚的《十二道鋒味》,也為英皇孵化藝人IP淌出了可行模式。

當然,英皇並沒有只侷限在港星“北上”的模式內,它還簽下了不少內地的藝人。比如《乘風破浪的姐姐》中的白冰,在《中國好聲音3》中拿到那英組亞軍的陳冰、總是被寫錯名字的歌手海鳴威,都是英皇麾下的藝人。

大熱的偶像選秀,英皇也沒落下。2018年,明鵬以英皇娛樂練習生的身份參加《偶像練習生》,同年許婧韻參加《創造101》,後來她還作為踢館歌手亮相《歌手2019》,《創造營2020》中也有來自英皇的馬思慧。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再往後,《乘風破浪的姐姐》大火,出道時被稱為“英皇新人王”、的鄭希怡、沉寂許久的白冰,包括後來的容祖兒,都站上了這個讓不少人羨慕的舞臺。而英皇也從昔年造風口、勤播種,轉化為在現階段能收穫一波成功果實。

王祖藍是“領飛”第二個叢集的人,他更像是一隻候鳥,在香港和內地來回輾轉。

2012年前後,洪濤注意到了王祖藍。那時,像他這樣模仿型的全能藝人,內地及其稀缺。

從《百變大咖秀》開始,王祖藍迅速打開了知名度,再到《奔跑吧兄弟》《王牌對王牌》,王祖藍不但創造了自己的輝煌,也見證了內地網綜快速崛起的時代。

這些年,他上過央視晚會,坐過國慶閱兵的花車,也牽線了包括他妻子李亞男在內的不少港星來到內地。

2016年《跨界歌王》的總決賽上,他邀請香港殿堂級歌手杜麗莎作為他的幫唱嘉賓,一同演繹了《The Prayer》。也正是經他介紹,讓觀眾得以在《歌手2017》的舞臺上看到了杜麗莎。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十年前,這個小個子的香港男人孤身來到內地,透過扮醜、逗別人笑,一步步打拼出了廣闊天地。十年後,他肩負起了TVB綜藝創新和帶領藝人北上的責任,成為了可以撥開迷霧的領航者。

去年王祖藍回到TVB擔任首席創意官,扛起綜藝的大旗。從TVB推出的新節目裡,能看到王祖藍在內地摸爬滾打的痕跡。

配音競賽《好聲好戲》有《身臨其境》的影子,《死因有可疑》與《明星大偵探》頗為接近,《盛舞者》是一檔街舞競技類的綜藝……今年他又帶著視帝王浩信、高海寧以及張振朗組成的TVB小分隊,參加了東方衛視的《開播!情景喜劇》和湖南衛視的《你好,星期六》。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相較於霍汶希和王祖藍早年間艱難開墾的歲月,“後來者”夫妻檔和港劇場這兩個叢集,則善用叢集效應,讓自身的開拓之路“輕鬆”了許多。

夫妻檔組團來內地發展,似乎是港星“北上”最便捷的一條路,它具備著快速開啟內地市場的潛質。比如蔡少芬和張晉、袁詠儀和張智霖、應採兒和陳小春、朱茵和黃貫中、楊千嬅和丁子高等夫妻,都雙雙來內地參加綜藝吸金,幾乎都定居在了上海。

好姐妹、好兄弟也開始抱團取暖,在去年,蔡少芬就和她的好朋友陳法蓉、洪欣、朱茵,一起拍了綜藝《請吃飯的姐姐》,主打友情和情懷。容祖兒和TWINS組成的“糖三角姐妹花”,也一起參加了《因為是朋友呀》。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

微博

大灣區哥哥們更是在《哥哥》殺青後,立馬就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團綜,《大灣仔的夜》播出期間,觀眾們對大灣區的生活風貌也有了更多認識。

內地的平臺也積極參與其中,優酷的“港劇場”與TVB和寰亞等公司展開了深度合作,合拍劇集,這兩年一直穩定地輸出著作品。一旦有誰成為那個踩中爆款的“幸運兒”,誇張點說,是存在直步青雲的可能性的。

至此,在香港藝人“北上”遷徙的群像裡,已經形成了四股清晰的叢集,他們偶有交錯,一路向北。在不知不覺間,似乎已經完成了一場文化重心的北移。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落寞與堅守

為什麼香港藝人會組團“北上”呢?

一個“錢”字,就可以成為大多數人的答案。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

微博

香港本土的市場是十分有限的,八九十年代香港文娛產業的高度繁榮,是呈外溢姿態的,內地、韓國、日本等廣袤的亞洲地區,都浸染在香港文化中。但隨著內地文娛產業的崛起、韓國靠文娛“立國”,香港文化的影響範圍只能一再縮減,最終回到原本屬於它的那片土壤。

在香港,演員有成百上千個,但本土的電視公司只有無線TVB、亞視ATV、佳視CTV三家。人多崗少,酬勞競爭激烈。2014年時就有媒體報道,同一個演員,在香港和內地的片酬相差十倍。TVB演員馬國明也曾在採訪中自曝,他在內地拍戲一個月,比在香港工作半年賺得還多。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半個港圈的藝人,會選擇離開昔日打拼的文化土壤,甚至拖家帶口的定居內地。

在“北上”的香港藝人裡,不單單只是歌星與綜藝選手,也有依然守在影視圈的人,他們是其中較為鮮明的存在。

雙料影后惠英紅,十一年前出演《傾世皇妃》,正式來到內地發展,這些年她在內地拍了不少戲,近兩年就有《不完美的她》《怪你過分美麗》《雲襄傳》《當家主母》《刑偵日記》等5部電視劇播出。但很多時候,她都是以配角的身份出場,只有在優酷和TVB聯合出品的《刑偵日記》中,又演回了女主。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而這已經屬於理想狀態了,曾經三度問鼎TVB“視帝”的黎耀祥,近幾年只在網劇《鳳奕》中出演了一個配角。

陳浩民是最早“北上”的香港藝人之一,2001年他就開始進入內地拍戲,他曾有過屬於自己的輝煌,憑藉《活佛濟公》《天天有喜》等劇,基本實現了家喻戶曉。

經過一段時間的落寞,再出現時,陳浩民變成了網路電影一哥。光是2019年他就參演了8部網路電影,基本都是濟公、孫悟空、鍾馗等IP,靠著情懷“再就業”。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除了這些依然活躍在熒屏上的藝人之外,大量腰部、尾部的香港藝人,也早已來到了內地求生存。他們活躍在短影片平臺上,出現在直播間裡,走穴於中小城市。

他們自嘲,“北京和上海,是混得好的港星才能去的地方。”更多人紮根在了大灣區,這幾年經常能在網路上看到港星們出沒在大灣區的菜市場、咖啡店和街角路邊。房價低、離港近、商演活動多,或許成為了大灣區吸引他們的重要原因。

曾經被稱為“TVB師奶殺手”的陶大宇,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去年年底,陶大宇翻唱劉德華《倒轉地球》的影片,在短影片平臺上小火了一把,他“激情澎湃”的唱腔和魔性的舞步,吸引了不少網友。這讓他一躍成為了商演界搶手的港星,據廣東演藝公司透露,陶大宇現在一場商演的價格已經上升到了5-10萬元。

香港藝人北上數十載,你記住了誰?

陶大宇並不是個例,曾經在TVB出演過經典作品的大大小小的演員,幾乎都試圖在短影片上尋找自己的市場。溫兆倫、周海媚、關之琳、溫碧霞、何家勁、江華、孫耀威……均玩起了情懷殺。

比如羅嘉良會分享自己的隔離日記,寫寫毛筆字,做做運動;溫兆倫則主要跟隨潮流,找到一些網上比較火的段子,對對口型;關之琳則很喜歡變裝影片,鏡頭一轉,變成了九十年代的自己。

港星們也在奮力追趕直播帶貨的浪潮。張文慈曾經是亞視的當家花旦,出演過《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等作品,去年開始在直播間裡帶起了貨。曾經拿過TVB視帝和最佳男配的黎耀祥、麥長青,也定居大灣區,做起了直播帶貨的生意,不過銷量也是寥寥。

冷清的直播間和商演舞臺,與曾經人聲鼎沸的香港娛樂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港星北上的路徑不會停止,生生不息,這是一個時代的落幕,也是一個時代的開始。